• 丞相夫人休想逃

    无名|穿越架空

    丞相夫人休想逃

  • 鬼医娇妻偏执宠

    无名|穿越架空

    鬼医娇妻偏执宠

  • 纨绔相师

    拓跋小妖|穿越架空

      混迹市井的神棍痞三,误食九龙戒,得陈传祖师梦传九龙图。从此五行八卦,奇门遁甲无所不精。九龙图奥妙无穷,几大家族虎视眈眈。为了在风云之中生存下去,他不得不拼滚打爬。哭过也跪过,爱过也恨过。小小的坏蛋却闯入了盂兰盆会,杀出了自己的地位。  

  • 妃常得宠

    轻羽|穿越架空

      初次见面,他重伤,她相救,事后问他要医药费,对方却厚脸皮的赖账,前世今生加起来活两辈子的女人,头一回吃了暗亏。  再次见面,她一身红衣,坐于新房,他身为新郎,挑开盖头。  四目相对时,她膛目结舌,“怎么是你?”  

  • 特工狂妃:傲娇王爷虐渣

    无名|穿越架空

    特工狂妃:傲娇王爷虐渣

  • 全能医妃俏王爷

    无名|穿越架空

    全能医妃俏王爷

  • 穿书之虐文女主反杀日常

    婉出清扬|穿越架空

    谢雨浓穿书了,穿成了悲惨女主,被继母继妹接二连三的谋杀,渣男太子倒是时不时的献爱心,可他却跟继妹暗中苟且,白瞎了他那感天动地的甜言蜜语。 谢雨浓想要改写女主的命运,凭着过人的谋略广结善缘,斗渣男,教训心术不正的继母继妹,侯府大小姐的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却也因此被天下第一美男惦记上。 他是皇子,身份尊贵,可小说里他一样的下场凄惨,白瞎了那一张绝世容颜,禀着不能浪费的心理,她暗搓搓的笑纳了。

  • 嫡女归来:王爷宠妻无度

    秦大小姐|穿越架空

    前世她眼盲心瞎,被残害致死,死不瞑目。一朝重生,她智商在线,只为报仇。主动接触渣男扮猪吃老虎,对付渣女,整理家族蛀虫……然而,报仇杀人的时候被人抢了,对付渣女的时候别人捷足先登。身后男子温润如玉,却腹黑又神秘。他道:我的丫头柔弱不能自理,你们不要欺负她……众人:……

  • 龙凤双宝:鬼医娘亲别想逃

    百香果冻|穿越架空

    她本是单纯善良的将军府嫡女,却被人生剥脸皮扔于乱葬岗。带着滔天仇恨易容归来,她是天下人又敬又怕的鬼医。狗可医,柳姓不医!为救女儿,阴差阳错间竟遇上亲生儿子。好你个摄政王,敢偷本鬼医的孩子?柳焕颜带着肚子里的娃和两个崽远走他乡。坐在皇位上的摄政王含泪认错:“求神医下嫁!”

  • 皇室团宠:我亲爹是摄政王

    五月素鱼|穿越架空

      一朝梦醒,秦皎兮发现自己竟不是相府嫡女!惊悚!无助!瑟瑟发抖……的敲开了摄政王家大门。当升级的相府嫡女带着太子招摇过市,秦皎兮只能委屈巴巴在旁,眼睁睁看着摄政王派人摘了太子胳膊将秦皎月扔进湖里却无能为力;当傲娇公主嚣张跋扈前来挑战,秦皎兮只能抱着双臂缩在墙角,眼睁睁看着摄政王派人将公主毁容送去和亲;直到皇室所有欺负她的人都被皇上太后关小黑屋后……秦皎兮持续瑟瑟发抖:“怎么办呢亲爹一家都如此暴躁,敌国小哥哥还敢来娶我吗?”

  • 将军夫人她拽爆了

    初春时节|穿越架空

    身为国公府的嫡长女,冷忧月表示,上一世的她不仅智商不在线,连眼光都有问题。错把豺狼当亲人,错把渣男当成宝!重生后,她每天乐此不疲的收拾极品,整顿家风,顺便再将自己的小金库再扩充扩充,京城首富她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冷小姐,求包养!”各路美男投怀送抱。“好说好说!”冷忧月还没来得及享这齐人之福,就被一道圣旨给贴上了某人的标签!喜提冷面将军一枚!

  • 王爷,王妃又离家出走了

    唐九爷|穿越架空

    一朝穿越,魏玥儿尝尽人间疾苦。被圈禁下药,国破家亡,与斗兽之争。那人却一直陪她,护她,敬她,爱她。共患难,同生死,夺江山。且看他们执手天下,成就一段传奇佳话。

  • 锦绣田园:糙汉相公是醋精

    云心|穿越架空

    煞费苦心为新帝谋划,却不料等来的是一杯毒酒。再次重生,醒来就被那便宜爹买给村里克父克母的煞星。作为拥有两世记忆的人,怎可束手就擒。种良田,开酒楼,财宝银钱滚滚流。通丝绸,安社稷,位高权重也能弃。忠犬在手,天下我有。

  • 毒医王妃又在虐渣了

    温沄|穿越架空

      姜云姒重生了!  相府嫡女?身份尊贵?名声显赫?  呸!她才不要这些虚的!  拿自己该拿的东西,走自己该走的路!将那些挡道的牛鬼蛇神,统统踩在脚下,这才叫爽!  一边收拾恶毒姨娘,一边教训绿茶庶妹,姜云姒在虐渣的路上越走越远。  不料摄政王赖上门?  姜云姒看着他那张俊美非凡的脸,颜值不错,准了!

  • 天才萌宝:毒医娘亲帅炸了

    雨后春笋|穿越架空

    嫡姐夺她十月怀胎生的孩子,踏着她的鲜血莲步生花,成为天都城最尊贵的女人,而她却被丢进烂泥塘里。六年后,一抹来自阿修罗界的孤魂觉醒。蒙尘明珠,大放异彩。身怀魔能空间,种奇药,育魔兽。毒医双绝,纤纤素手生死人肉白骨,亦可断人肠。那些害过她的,一个都休想跑。闲来无事,炼炼丹,制制毒,训训魔兽,逗逗孩子,凤锦栾将小日子过得悠闲自在时,某个金尊玉贵的男人找上了门。“阿栾,我以整个天都城为聘,嫁给我。”“不嫁。”“倒插门,阿栾了解下。

  • 失宠王妃狠嚣张

    简汐|穿越架空

    她,神秘组织杀手,一朝穿越成为冥王朝的三王妃,新婚当日,新郎将她拒之门外,冷情的她,掩嘴一笑,转身华丽的离开,既然他不情愿娶,她也不稀罕嫁。他,冥王朝当朝三王爷,心中所爱却非她,暴戾嗜血的他,想方设法的折磨着她,不想她的一颦一笑却已深刻的刻画在自己脑海里。那被仇恨蒙蔽的爱,直到失去了方想珍惜,他是否能够找寻到她?重新拾回两人之间的爱?当嗜血的他对上冷情的她,两人之间的痴恋又该何去何从...

  • 公子纳兰:天为谁春

    桑若子|穿越架空

      宋小梨是大学中文系的学生,天资聪颖,却玩世不恭。一日在古文课上无意间读到了纳兰容若的词,意外地穿越到了清朝,灵魂随即附着在那拉·榭儿身上。而榭儿正是当时名动一时的才子纳兰容若的表妹,她与纳兰容若从小青梅竹马,倾心相慕。但天不从人愿,榭儿按满人制度入宫进行选秀,后经历一番波折,容若误娶了卢氏之女,榭儿也被封为惠妃。一个在宫外苦痛相思,一个在后宫明争暗斗,最后上天是否眷怜?有情人是否终成眷属?请关注清穿宫斗《天为谁春》。  

  • 将帝妃

    风砂沫|穿越架空

    她本为夏朝摄政王,为完成先皇天下再次归一的心愿,执掌夏朝半壁江山,手中军权在握,却因一场倾国之战后夏朝君主将她以容阳长公主之名义而下嫁曌国三王爷苏倾为妃,苏倾娶她那天,铁军开嫁道,锦红由夏朝摄政王府直通曌国三王爷的瑞王府,她为他清了将她放在心里待她百般好的太子,助他夺帝位,她领夏朝百万大军直攻夏朝,夏朝刚正之臣咒骂她为无情无义的叛国贼子,那日夏朝满朝臣子皆被她亲手所诛,辉煌的大殿之上被血染尽,他只是在一旁浅笑若桃花的看着,看着她的家国,她的臣子死在她的手中。西凤太子为她倾覆西凤江山,只为让苏倾懂得惜她爱她,苏倾站在她身旁,长剑刺入了西凤太子的体内,她,视而不见。她身边生死相随的数名手下,因看不惯苏倾另再娶大闹婚礼,险些被苏倾赐死,她,充耳不闻,心却在默默的化为尘埃。大草原王耶律风向苏倾以归顺为由,请她下嫁草原为大妃,他挥手百万大军直击大草原,她以为,那便大概是爱。耶律风因她而归顺,却是一顶红轿,娶回了一场梦,他问过她,这么做,值得吗?她浅笑不语。本以为天下既定,她也该幸福了。却不想,苏倾一碗毒药赏赐于她,当天无数暗卫血染凤宫……她淡淡一笑,一手带起百点冰花,血染一身。“自古帝王无情,苏倾,大概在当年你要娶我之时,便已经算计好了今天。天下既定,便送你一句话,有民则有天下,无民,则天下消亡。苏倾,但愿来生,我能无心无情。”她从凤宫深崖高坠而下不见尸骨。他心如刀割,却再也不见她浅淡深情的眸子。他对外称皇后病死,半月之内朝堂不见半点红色。暗卫传言她并未死,他放下江山朝堂前去寻她,有人却比他先一步,他桃花眼微挑,锦袍一挥,群臣下跪,朝她浅笑若一只狡诈的狐狸。“凤卿,回来吧。”她,视而不见。

  • 大医官:将军别耍花招

    薄人自醉|穿越架空

      他是敌营中战功赫赫的将军——自己却是背负着复仇之命的女杀手。他明明有所警觉却一次一次放开了身份已经备受怀疑的自己,而这也让他一袭黑色战袍的模样一次一次撞进了自以为冷血无比的内心。自己真的这么恨他吗?或许是灌输在脑海中世代的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心。对不起了父皇,这一次,赟儿不能完成你的任务了……  因为赟儿要为自己真正地活一次,哪怕只是飞蛾扑火。  她是神医,还是刺客?若是刺客为何在自己身负重伤时悉心照料?若是神医为何又在自己的药丸中加入毒药?该死,自己身为一军主帅怎能在战场上分神?可脑海中偏偏不断浮现那张白皙的脸孔。一向理智的自己为何在知道真相之后无法对她下手?  反而只想将她搂在怀中好生安慰宠爱一生……  

  • 全能凰妃

    薄荷微凉|穿越架空

    身揣百科全书,穿越废柴六小姐。正所谓知识改变命运,虐嫡姐,踹小人,灭灾祸!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小小王爷谁怕谁,美男快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