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傅总的小祖宗又在虐渣了

第1章 独自去偷欢

星光闪烁,夜色深沉。

一瓶红酒悄无声息的被于曼乔喝进了肚子,偏偏心中火气半分没降。

拿起手机,于曼乔犹豫半天是否要拨通那个电话。

似有心有灵犀一般,下一秒,他的名字猝不及防的亮起来。

几乎没有考虑,于曼乔立刻就按了接通。

“过来!”他命令的语气一如往常。

于曼乔矜持了一下:“太晚了,不如明天……”话还没说完:“嘟嘟嘟”——傅七煌就挂断了电话。

她恨恨地放下了酒杯,到底还是遵从了心底的意愿,匆匆的换身衣服,化了个淡妆,就出门奔向傅七煌而去。

于曼乔知道傅七煌叫她除了那件事,绝对没有其他的可能。而于曼乔此刻这种行为往往被众人所鄙视。

可是谁让傅七煌太过秀色可餐,男欢女爱,食色性也。况且傅七煌的颜值的确称得上是珍馐美味,于曼乔每次都这样安慰自己。

深夜路上车子很少,出租车司机非常尽职,仅仅二十分钟于曼乔就到了傅七煌的小区。

于曼乔熟门熟路的向傅七煌的房间走去,心里的火一直在蔓延。

于曼乔故作淡定,敲门的急促却暴露了她心里的鼓噪。

门忽然开了,于曼乔毫无防备被一双结实有力的胳膊拉进了屋里。浓郁的酒味涌向于曼乔,她条件反射般地微微皱眉。

“呵呵!”傅七煌眼睛半合,薄唇轻开:“女人啊!”他语气中的嘲讽丝毫不作掩饰。

于曼乔刚要反唇相讥,他俊美的脸就直逼过来。那张找不到一丝瑕疵的脸,让于曼乔瞬间忘了所有,即使她和他已经没羞没臊的多次发生过关系,但是一看到他,她就没法免疫般的软成一滩泥。

炙热的吻很快夺去了于曼乔仅有的一点理智,渐渐陷入深沉中。

傅七煌不仅拥有“盛世美颜”,技术也实在高端,每次都让于曼乔浮浮沉沉,嗓子不由自主的发出呻吟。

他是掠夺者,捕食者,更是温情的诱惑者。

朦胧的灯光下,于曼乔甚至不由自主产生一种荒唐的幻想,幻想她和他是恩爱的夫妻。

当然,于曼乔清楚地知道,这只是她脑袋发昏一时的念头罢了。

半年前,于曼乔和他相遇在一场盛大的舞会中。正值情场失意,职场挨骂的双重打击下,于曼乔放飞自我,第一次喝的烂醉如泥,任由傅七煌言辞放浪的勾搭。

也许是他的脸太过诱人,认识了仅仅一个小时,就滚到了一处。

清醒时,于曼乔更是近距离全方位的被他的颜震到,内心居然生出了一种睡到绝世美男的幸运感和窃喜。

后续不用说,一来二往,睡着睡着,一不小心保持了半年之久的关系。见面不谈其它,仿佛天雷勾动地火。

有时候于曼乔也想结束这种关系,正正经经找一个男朋友,但是每当接触一个,就不由自主和傅七煌对比,结局自不用说,她再也没法看那些还不错的男人。

肩上一阵刺痛,于曼乔回了神,才发现傅七煌冷冷的看着她:“没人敢这么无视我!尤其是在床上!”

言罢,更是凶狠。沉闷的力量使于曼乔动不了分毫,只能随波逐流,不可自拔。

只不过傅七煌今晚似乎和往日有些不同,于曼乔瞪着眼睛看着他一边动作,一边还不停地拿过啤酒往自己嘴里灌去。

没一会,地板上就堆满了啤酒瓶。于曼乔暗自纳闷,不明白他这么个高富帅大老板还玩哪门子的忧伤。

终于等到他结束,于曼乔立刻拖着酸软的身体去浴室洗个澡。傅七煌家的浴室奢华得不像话,于曼乔毫不客气的躺在了按摩浴缸里慢悠悠的享受起来。

足足洗了快半个小时,于曼乔才裹着浴巾出去。床上却早已经没了傅七煌的身影。

她擦擦头发,想了想,还是慢慢向客厅走去。

这套房子足有两百多平,客厅空旷,黑白灰为主调,仅有的几副装饰画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但于曼乔知道,这间冷硬的房子,不过是傅七煌在外寻欢的场所。

傅七煌高大的身体懒懒的靠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右手夹着一只烟,青色的烟雾中,他的眉目看不清楚。

于曼乔驻足欣赏着他的容貌,越看他越是觉得他简直是上天的宠儿,在他面前她从不掩饰自己对他花痴的事实。

于曼乔故意扭着腰,一步一步的走向他。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窝进了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亲了他一口。

傅七煌脸色无一丝变化,冷酷的将于曼乔扔出去。

“我警告你,不要爱上我!”他锐利的眼神看着于曼乔说道。

于曼乔不忿,大声说道:“我呸!你若不是长得帅,求我睡你,我都不会睡!”

傅七煌神色难看,似乎没料到于曼乔会这么说,他烟灰一弹,眉头紧皱:“日久生情,口是心非,你占了两条!”

切!自恋的男人,于曼乔翻了个白眼,敛住心底的思绪,不屑的说:“自以为是,自恋狂妄,你也占了两条!”

“那样最好,于曼乔小姐!”傅七煌冷声说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希望我结婚后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不然我会很困扰!”

于曼乔一怔,心里一瞬间不知什么滋味。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要结婚了!

傅七煌见于曼乔没出声,眼底流露出鄙夷的目光,不知从哪拿过来一张支票,扔在了于曼乔怀里。

“放心,我睡你不白睡。”傅七煌眼神落在于曼乔身上:“毕竟你服务还不错,我挺满意的,喏,这是我给你的,金额不菲的,包括之前那些,一次性付清。”

他赤裸裸的把他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在他心里,于曼乔不过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罢了。

于曼乔脑子一热,随手把支票撕碎,洋洋洒洒往房顶一抛,坐在沙发上不悦说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何必把别人看轻呢!我睡了你这么多次,也该付你钱的。咱俩扯平了。既然傅总名草有主,我也绝对不会再纠缠。”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