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薄先生,给我一个爱的抱抱

第一章 做梦

“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脸上火辣辣的痛楚让沈鸢从昏迷中苏醒过来。

“呦,醒了?”女人讥讽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沈鸢轻轻动弹一下胳膊,铁质锁链的声音响起,意识苏醒,浑身上下的伤口让沈鸢痛得倒吸凉气。

袁婉倩站在她面前,手中端着一杯盐水,脸上挂着残忍玩味的笑容,直接朝着地上的沈鸢兜头浇了下去。

“啊!啊……”沈鸢痛得躺倒在地上,却无力打滚,沙哑的呻吟声从口中溢出,殷红的鲜血顺着唇缝流淌而下。

“袁婉倩!”她满眼的痛恨,布满红血丝的双眼像是要将面前的人生吞活剥!

“识相的话就乖乖交出沈家所有的股份!”

“绝不可能!”沈鸢声音嘶哑,但是透着无法被摧毁的坚韧。

“那就没办法喽,原本呐,姐姐是想要留你一命的!”袁婉倩高跟鞋狠狠地踩在沈鸢的手上,重重的碾着,尖锐的鞋跟像是要在沈鸢的手上戳个血窟窿出来一样。

“唔……你不是我姐姐!你不配!”沈鸢咬紧牙关,虽然狼狈,但是始终不在袁婉倩面前展现出一丝一毫的屈服。

长达二十多天的囚禁折磨已经让她的身体和精神都临近崩溃的边缘,但是,但是她怎么能向摧毁沈家的仇人低下自己的头颅!

“这都是你们沈家欠我的!”袁婉倩恶狠狠的说。

“欠你的?白眼狼!沈家将你抚育长大,你就是这样回报沈家的!你不配提起沈这个字眼儿!”

“啪!”袁婉倩蹲下身子,甩手又是一个巴掌,沈鸢另一边儿脸也迅速红肿起来。

“跟我斗?真不知道老不死的为什么看重你!我难道比不上你这样弱智的贱人吗?不过没关系,那个老不死的已经被我亲手弄死了!没有了那个老不死的庇护,你什么都不是!”

袁婉倩脚踩着沈鸢的身体一字一句的说,她每说上一句话,沈鸢的身体就因为愤怒更加颤抖几分。

“还有你那杰出的哥哥,你以为他的死是个意外吗?你错了,这是我的杰作……”

“袁婉倩!你……你不得好死!”

“哦,对了,还有薄逸崖那个眼瞎的男人,他居然喜欢你!你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到这样男人的青睐!”

咯吱,破旧的铁门被打开来,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走了进来:“和她费什么话?薄逸崖刚刚被解决掉了,她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可是沈家的股份……”

“你是沈家的养女,只要她死,所有股份都是你的。”林峰秩搂住袁婉倩,温柔的说,眼神扫过地上的沈鸢,带着无尽的冰寒。

沈鸢一晃神,眼前一黑,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薄逸崖死了?这不可能!薄逸崖怎么可能会死呢?她回想起男人修长提拔的背影,清冷果决的眉目和强硬的手腕,还有他对她霸道的宠爱。

“这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林峰秩走过来,蹲下身,神色不再是当初两人相恋时的温柔。

“薄逸崖不可能死的!”

“他是不可能死。”林峰秩讥讽的扯着锁链:“可是他偏偏爱你,不过是拍了几张你的照片编纂点儿东西,他就上钩了,轻而易举的被我……”林峰秩做了个灭口的动作。

沈鸢眼中最后一丝光破灭了,她垂下头,整个人仿佛是失去了神明眷顾的堕天使。

泪水再也无法控制,从灰暗的眼眸中流淌而出,冲刷过脸上的伤痕和灰尘,重重的砸在地上,和干涸的血迹混杂在一起。

她没想到,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如果当初不是她执意要从薄逸崖身边离开,如果她不曾落入林峰秩精心布局三年的蜜糖险境,如果她早些意识到袁婉倩的恨意和意图……

她身边的亲人和爱人,一个个离她远去,罪魁祸首就在她的眼前,她却无能为力!袁婉倩!林峰秩!

“噗!”急怒攻心下,沈鸢一口鲜血喷出,意识再次模糊起来。

林峰秩拿出匕首:“为了我们能得到沈氏集团的所有,是时候实现你最后的价值了。”

“砰!”冰冷的刀子进入身体,嵌入心脏,鲜血如注。沈鸢强撑着自己上半身的胳膊无力再支撑,整个人扑倒在了地上,意识模糊,死亡降临,她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爷爷,哥哥,逸崖……

不知道过了多久,混沌的黑色空间中突然被撕裂开一条缝隙,透过了几丝光芒,缝隙逐渐扩大……

清晨阳光的抚慰下,沈鸢再次睁开双眼,涂晖着低调奢华的暗金色花纹的天花板映入眼帘。

这里是……薄宅内她和薄逸崖的卧室!

冷汗浸湿了后背,沈鸢的头脑开始混乱起来,她伸手去抚摸验证身上的伤口,但是,光洁白嫩的皮肤上并没有一丝伤痕,她坐起身来,枪响的声音还在耳边萦绕,盐水浸入伤口的痛楚,子弹撕裂身体的痛感清晰如斯,她敢肯定这一切是真实发生过的,是自己得救了吗?

女佣王玉端着早餐走上来,却万万没想到卧室的门是开着的,沈鸢视线扫过,带着冰寒冷冽的气息,她额头上几乎要沁出冷汗,慌忙低下头战战兢兢的询问道。

“少夫人?您醒了?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沈鸢从床上下来,真丝睡裙的肩带从身上滑落,乌墨色的发丝垂落双肩。

“没什么需要。”她的声音带着香梦沉酣后的沙哑,王玉如遇大赦,立马放下早餐,恭恭敬敬的退出去,笑话,自从这位少夫人不情不愿的嫁过来后,整个薄宅就没有一天是安宁的,可苦了他们这些佣人!

沈鸢纤纤玉指拿起床头的手机,熟练的解锁,看了一眼日历,却发现,赫然是两年前!

她瞳孔猛然一缩,手机滑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少夫人……”王玉慌张的折返回来,她以为是沈鸢摔倒了。

“我没事。”沈鸢捡起掉落的手机,摆了摆手让女佣离开。

她……重生了?

看着窗外湛蓝色的天空和几朵轻盈的白云。

两年前……这该不是梦吧?沈鸢狠狠地掐住自己的手臂,刺痛感传来打破了恍惚,她再也忍不住,热泪盈满眼眶,顺着眼窝流淌而下。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