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龙凤双宝:这个大佬是爹地

半夜,赌场VIP包房,只有墙上一盏壁灯发着幽暗的光。

欧式铁艺大床上,顾娉婷双眼紧闭。

身上的男人,仿佛永远不会停下来。

她伸手极力按住男人的胸,想尽力推开对方,可男人的动作,却越发粗鲁了。

男人不满地攥住她的手腕,高举过头,按到枕头上方。

身下更加痛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于俯在她耳边,发出一声低吼,停下来。  

顾娉婷忍着腿间的巨痛,扯过被子裹住自己,把头歪向一边,身体不自觉地蜷起来。

她听到身旁全裸的男人翻身下地,动作异常利落。

不带任何留恋一般,迈着修长矫健的步子,阔步走向洗手间。

顾娉婷回过头,昏暗的光线里,望着男人无情的高大背影,泪水夺眶而出。

再怎么不情愿,她还是主动上了这张床。

被那个脸都没看清的男人,夺走了初夜。

抹把泪,她忍着浑身的酸痛,从凌乱不堪的床上摸过衣服,抖着双手,一件件往身上套。

*

今天是顾娉婷有生以来,最衰的一天。

白天母亲心脏病住院。

晚上妹妹就在这家赌场,欠下百万赌债。

赌场的人扬言,如果她今晚不来陪睡,明天就去医院找父母要钱。

可家里哪来的钱?

就连母亲的医药费,都是勉强凑够的。  

她总不能眼见父母被一帮恶徒活活逼死。

别无选择的情况下,顾娉婷只能认命地来了赌场。

好在她进来时室内一片昏暗,看不清对方的脸。

不然怕是这辈子都忘不掉。

抹干眼泪,她只当自己做了个恶梦。

趁男人还在洗澡,飞快溜出房间。 

可顾娉婷不知道的是,在她跑远之后,妹妹顾子佳从暗处闪身出来。

顾子佳动作敏捷地潜进包房,打开灯,看向凌乱的大床,解恨地冷笑一声。

赌账是真,但赌场点名要姐姐是假。

她只是不想献出自己罢了。

之所以抖胆潜进来,不过是想让赌场的人立个字据,免得日后反悔。

这时浴室的水声停了,门随即被推开,一个身材高大,傲然俊美的身影走出来。

室内光线明明幽暗,可这一刻,整个房间都亮起来。

顾子佳双眼立刻迸出两道光,比男人自带的光芒,还要耀眼。

她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男人脸上,心骤然狂跳起来。

这是张怎样完美俊逸的脸,所谓的一眼沉沦,不过如此!

但随即,惊艳跟心动,便被狂喜代替!

眼前光彩夺目,慑人魂魄的男人,不正是连城第一霸总——厉斯年吗?!!!

姐姐哪来的好命!居然睡到了他……!!!

厉斯年掩了下浴袍,遮住令人垂涎三尺的胸肌,

微微皱下眉,瞥了顾子佳一眼,淡淡问道:

“要走?”

顾子佳尚未从狂喜的眩晕中清醒过来。

听到厉斯年充满磁性的声音,按下心中疯狂的嫉妒,

只知道痴笑着点头,竟一时无法发声。  

厉斯年深邃的眸光,轻扫过床上的那抹殷虹:

“也好,想要什么,你说。”

清凉醉人的声音,透着明显的疏离,似在无情地提醒,这不过是桩交易。

但,意识到厉斯年把她当成了姐姐顾娉婷,

顾子佳立刻摈除杂念,猛然清醒:

“一,一份工作,还有,帮我把……把疤脸的账抹了!”

顾子佳呼吸零乱,不错时机地说。

厉斯年黑漆漆的眸子一抬,淡淡瞥了眼顾子佳,

刚刚声音里的凉薄,竟淡了许多。

幽深的目光,再次扫她一眼:“就这些?”

顾子佳不安分的视线,难以克制地,在完美的脸上打着转,

忍着吞口水的冲动,果断对厉斯年点头:

“嗯,就,就这些。”

厉斯年面上最后一丝清冷,缓缓淡去,面色舒缓地握住电话,刚要吩咐下去,就听顾子佳又冲口而出道:

“当然,如果能跟在您身边工作,那就更好了!”

急促的语气,生怕错过时机,再无法讨到好处似的。

厉斯年蓦地眉心一蹙,随即挥了下手。

余光视线里,顾子佳匆匆在纸上留下电话,

一步三回头地步出门,厉斯年这才不屑地微微摇下头,幽深的目光,投向虚空。

他太熟悉女人眼中的贪婪。

无论对他的颜,还是对他的身份跟钱。

就连刚刚床上这个给他不一样感觉的女人,也一样不能避免。

不知为何,厉斯年心中突然生出一丝懊恼,好看的眉宇间,满是落寞。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