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重生后我在摄政王府作威作福

第1章

第1章

“她死了,你最爱的女儿死了。”

“她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去死,云姨娘,收起你假惺惺的眼泪,小姐怕冷,你要是真疼爱小姐,就应该陪着她一起下地狱,别让她独自一人在阴冷的阎王殿里。”

说话之人,尖牙利嘴,一副婢女打扮,犀利恶毒的言辞中,带着一丝丝蛊惑。

她一改往日奉承善良的一面,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姨娘抱着已经没有心跳的顾南幽,模样甚是高傲。

“你胡说,她没死,我的幽儿没死,她没死。”

悲痛欲绝的云姨娘紧紧抱着怀中的人儿,眼睛红肿,泪痕满面,声音几近歇斯底里。

“呸!还没死?郎中把了三次脉,死得透透了,抱着个死人,也不觉得晦气。

而且,云姨娘,我可是亲眼看见,是你亲手将小姐捂死的。”

云姨娘身子一阵,猛然睁大眼睛,赤红着双眸望着趾高气扬的婢女。

“你血口喷人,是你,一定是你们,故意害死了我的幽儿。”

“对啊!我就是血口喷人,那又怎么样?你一个外室抬进来当姨娘的人,就算是小姐的亲生母亲又如何?

她一生下来就养在夫人身边,跟夫人最为亲近,最恶心你这低贱出身的姨娘,她宁愿掉入湖中冻死,也不愿活着见你。

而我,可是从夫人身边过来给三小姐当贴身婢女的人,我要说云姨娘你趁我不注意,用被褥捂死了小姐,你说夫人信你还是信我?

说白了,你就是贪生怕死,连跟小姐一块死都不愿意。识相点,乖乖在这里撞柱而死,也好成全你一片慈母之心,小姐泉下有知,一定会感动,与你相认的。”

婢女眸中,闪过一抹狠毒。

夫人说了,只要顾南幽一死,云姨娘便会更加脆弱,若是不能让她乖乖自杀,那自己就得帮她一把。

“你......我跟你拼了。”

一下子被戳中了痛处,云姨娘面露痛苦,神情恍惚,忽然放开顾南幽,跑过去就要跟婢女拼命。

她的幽儿没死,谁都不可以说她死了。

婢女侧身避开,见云姨娘扑在了地上,便抬脚狠狠踢着她的肚子,随后生拉硬拽,将云姨娘拽起来,压着她的头朝柱子上撞去......

就在这时!

躺床上苍白如纸的顾南幽猛地坐了起来,入眼是绯红色的帐幔,精神恍惚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她不是死了吗?

绝望的死在那片血流成河的战场上......

她,顾南幽,拥兵数十万,是南燕国第一女将,在边关屡建奇功,排兵布阵向来算无遗策。

精心策划的最后一战,本该万无一失,将东蜀敌军一网打尽。

可军中出了叛徒,十万将士被伏杀。

而她,也被折磨得生不如死......

直到生命尽头,她才得知真相。

原来这一切的作俑者,竟然是她愿意为之付出一切去守护的南燕新帝——皇甫景离,与她最痛恨的恶人——顾温婉串通一气,杀她至交,诛她满门。

甚至不惜以三座城池相赠,与敌军联手,伏杀她十万精兵,活埋已无反抗之力的残军,更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本能向窜动的人影一瞄,她瞳孔猛然收缩。

“你在做什么?”

声音一出,顾南幽彻底震惊了。

这是她的声音?

为何如此稚嫩?

同样震惊的可不止她一个人,婢女停下了威逼的动作,惊恐的看向床榻上的女子,脸色迅速煞白。

诈,诈尸了?

云姨娘喜极而泣,猛然间挣脱钳制住她的婢女,朝着顾南幽跑了过去。

婢女反应也快,惊恐之余,一把拉住云姨娘,并将她狠狠推倒在地,随后立马喜极而泣。

“小姐,你总算醒了,你可吓死荷衣了,郎中说你没了脉搏,还打算让夫人给你办后事呢!

呜呜呜......

小姐,云姨娘枉为生母,太不是个人了,你掉入寒湖被后,体寒之症发作,昏迷了三日,云姨娘趁你昏迷之际,竟想将你捂死,幸好我几时阻止,否则......”

荷衣奔来,半跪在地上,一脸担忧,紧紧抓住顾南幽的手。

娘亲?

荷衣?

这一幕太过熟悉。

让顾南幽一度是幻觉!

娘亲已经死了,在顾温婉被逐出陌府之后,被顾温婉推下悬崖的摔死了。

可是她现在却能感觉到荷衣握着她的手竟有些生疼。

疼?

不对。

这太真实了,这不是幻觉,一定不是幻觉!

这房间是她待字闺中时的房间,这一幕是她八年前坠入寒湖被救起来之后,引发了体寒之症,昏迷了三天三夜后才醒来的场景。

顾南幽看着自己白皙得极为不自然、且消瘦异常的芊芊玉手,有些恍惚,只是那握着她双手的手,让她本能产生厌恶。

手一抽一拍便打了过去......

荷衣瞬间被拍飞,撞到了柱子才落下来。

“别再碰我,否则寒湖的水都洗不干净本小姐的手。”

顾南幽暗自可惜。

身子太虚弱了,不然,刚刚那一拍,阳奉阴违的荷衣非吐血不可。

她确定,她是重生了!

而且重生到了八年前!

恍如隔世的感觉,让她一下子想起了八年前的事情。

那一年,她刚刚及笄,是将军府中庶出的三小姐,嚣张跋扈、名声狼藉,而父亲征战沙场已达三年之久,终于击退敌军,凯旋归来。

可她未曾得到消息,也不知父亲今日会归来。

而顾温婉在三天前就已经知晓,且在明知道自己有体寒之症,碰不得冷水的情况下,故意带着她去异常冰冷的寒湖游玩。

然后不小心双双坠入湖中。

顾温婉刚落水就被人救起来,而她足足在寒湖中冻到了昏迷。

之后便是引发了体寒之症,昏迷了三天三夜才醒来。

而她之所以答应跟顾温婉前去寒湖游玩,便是因为她把顾温婉当做最亲的姐姐,而盛情难却。

可是偏偏那时候的她看不出任何端倪来。

大抵是年纪太轻,经事太少,被表面上的亲情蒙蔽了心!

毕竟,那时候顾温婉为了做得逼真,不让她起疑,甚至不惜自己也跳进了寒湖中。

没想到,如此年纪,她就已心狠至此。

甚好!

苍天不负。

她重生了,回到一切都还可以挽回的时候......

顾!温!婉!

人如其名,外表上温柔娴淑、婉约大方,当然,也仅仅只是表面上而已。

可这名字深入骨髓,犹如毒疮一般,在她脑子里生根发芽,并发出浓浓恶臭。

曾害死她的娘亲......

亲手烧死了她亲大哥......

更可恨的是,皇甫景离竟说已将她挫骨扬灰,她对此深信不疑,从不去深入探究。

没想到临死之前,才得知一切真相。

想来,皇甫景离与顾温婉很早之前就已珠胎暗结,至少,是在认识她之前。

想至此,顾南幽心底里熊熊燃烧着恨火,若不是极力压制,恐怕此刻已经肆意横出。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