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夫人每天都在虐渣

第1章 真正的赢家?垫脚石?

“手筋脚筋都断了,还能再逃出来,程泱,你还真有本事!”

程泱伏在地上,咬着牙,一声不吭。

“还不死心?等着容隐来救你?”

高雪雅抬起她的下巴,笑容肆意。

“你在疯人院里呆了一年,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出现?”

“因为——”

“就是他把你送进来的!”

“不……不会的!你骗我!”程泱猛地抬眸,满目震惊地盯着她:“容隐不会这么对我,我是他的妻子!我是容夫人!”

一年前,她才三个月大的儿子被摔死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当场发了疯,就被送进了疯人院。

“容夫人?哈哈哈——”

高雪雅只觉听了这天下最大的笑话。

“程泱,你这么聪明,到现在怎么还想不明白?”

“你和容隐,从头到尾,根本就不是什么夫妻!”

“呵!”程泱笑了:“高雪雅,原来你才是真疯了。”

她二十一岁被容隐看中赏识,二十五岁和他结婚,八个月后生下孩子……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她是容夫人。

高雪雅猛地掰正她的脸,迫使她看着自己,满目寒光带着冷笑。

“你和容隐结婚后,只发生过一次关系,就是你们结婚的那一夜,从那之后,他就从未碰过你。”

“而那天晚上的人,也根本不是他,是容与!”

“身为容家的继承人,却在新婚之夜,睡了自己的堂嫂,所以连容老爷子都保不住他。”

“容隐用这件事,和老爷子做了交易,换取了容氏集团。”

她的笑容里透出讽刺来,句句如刀,字字诛心。

“可你知道吗?把容与灌醉,送进你婚房的人,正是容隐,你的好丈夫!”

“他那样立于权势之巅、有精神洁癖的人,怎么可能会容忍一个被别人玷w污过的女人,更何况,你还怀孕,把孩子生下来了。”

“程泱,从始至终,你都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

“不……不是的,”程泱使劲摇着头,浑身止不住的颤栗:“你撒谎!你骗我——”

“是吗?如果我真是撒谎,谁敢杀他容隐的儿子?你又怎么可能会被送到这种地方,断了一切生机?”

“再说了,你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有什么值得我骗的?”

“不,不会……我是世人皆知的容夫人,我是他法律上的妻子——”

程泱十指抓进地面,鲜血淋漓,目眦欲裂。

“除非他来见我,亲口跟我说,否则,我一个字都不会信!”

“啪!”

高雪雅暴怒,狠狠地甩了她一个耳光。

“死到临头还不肯认输,还霸占着容夫人的位置,真是让人窝火!”

她的脸上瞬间出现一道血痕。

高雪雅抬起手来,无名指上的红宝石钻戒棱角锋利如刀,上面染着血,看得她眼睛寸寸发光。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看到你这张漂亮的脸蛋,我早就想毁了它了!”

话音一落,她挥手,左一下右一下地划着她的脸。

“程泱,我接近你,就是为了取代你,得到你的一切。”

“绝世天才又怎么样?第一夫人又怎么样?最后还不是只能被关在这疯人院里,任人凌辱!哈哈哈哈……”

她猖狂地笑着,手下血肉纷飞。

不一会儿,程泱脸上血肉模糊,鲜血浸到了脖子里,唯有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死死地盯着她。

是她瞎了眼,才会治好她的癌症,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对她推心置腹,让她爬上容隐的床,扶摇直上……

将她整张脸划烂,高雪雅这才一脸满足地举起戒子。

“很漂亮对吧?容隐亲自定做的,花了一个多亿呢。”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向我求婚了。”

“我怀孕已经十八周,肚子藏不住了。”

她轻轻抚着自己的小腹,那里已经隆起。

“他很在乎这个孩子,这是他渴望已久的容氏继承人,你一死,我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结婚了。”

这才是她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也多亏了你,容氏集团才有今天。”

“呵,这眼神,你该不会是在妄想容与来救你吧?不会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程泱奄奄一息,意识混沌,听到她的话,猛地清醒。

“你……你说什么?不……不可能,容与怎么可能会死?”

“因为你啊!”

“十八个月前,你的心脏衰竭,快要死了,可你很想活下来,想让你肚子里的孩子活下来,但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源,而他的心脏与你的匹配,所以他开车自杀了,把心脏捐给了你——”

“噗——”

程泱猛地吐了口血,匍匐倒地,死死抓紧胸口,心脏疼得仿佛要裂开一般。

“知道让你心脏衰竭的化学药剂是谁下的吗?”

“是我!”

“知道为什么你找不到合适的心脏源吗?”

“是我!”

“他对你还真是一往情深呢,为了你,先是把容家继承人的位置让出来了,最后还把命都丢了。”

说到这里,她心里嫉妒得发疯。

那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竟然把命都给了这个贱女人。

她擦着钻戒上的血,鄙夷地看着地上的人。

“把那群野狗赶来,做干净点,别留下痕迹。”

“是。”

……

大雪纷飞,夜色如墨。

京城疯人院外,堆满垃圾的巷子里,程泱如残破的人偶,被一群野狗啃食着。

她的眼睛大大地睁着,漆黑如吞噬一切的黑洞,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

心里一遍又一遍地执念着:

容与!

容与!

容与……

“这层楼已经清空了,不管弄出多大的动静,都不会有人来,也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事,你们就放心玩吧。”

“只是我妹妹还是个雏,你们得悠着点,别玩出人命来。”

程泱浑身滚烫,如万蚁啃噬,一张开眼,就看到肥大的手向她伸来。

这个场景,她至死不忘。

这是她十七岁,高考前一个月,在爷爷七十大寿的寿宴上,被程星烁下药,送给了金影奖评委主席吴导吴文理。

和他的同伴孙老板孙志良,一个影视投资人和演员,也是评委之一。

这个吴导,是娱乐圈里出了名的淫w魔,虐待女人的手段层出不穷,死在他手上、被他逼得自杀的女星,不在少数。

孙老板跟他是同样的货色。

所有凌虐女人的手段,他们都在她身上用了个遍,将她折磨了一整夜,奄奄一息。

更可怕的是,视频被在爷爷的寿宴上播放,她成了程家的耻辱,全城唾弃的肮脏垃圾,被赶出家门,成了丧家之犬。

自此,她自卑抑郁,人生过得极其艰难,后来还不被丈夫接受,最终被算计惨死。

“程家大小姐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一进娱乐圈,就凭颜值出圈,没想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程二小姐,比她还要漂亮!”

“我玩过那么多女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极品,堪称完美啊!”

“……”

听到这两个人说程泱比自己漂亮,程星烁的脸就扭曲起来。

可那又如何,从孤儿院里抱回来的野种,只配给她当垫脚石。

她冷冷一笑。

“王导,那金影奖最佳新人奖——”

“是你的了!”

“那我就不耽误你们了。”

她拖着金色礼服的裙摆,满足地向大门走去。

程泱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

也是她,将她才三个月大的儿子摔死在她的面前,然后向众人说,是她精神失常,摔死了自己的孩子,害得她被送进了病人院——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