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下山良婿

第一章 下山上门

下山良婿 作别今夕

神州,帝都军区议院。

“如何了,神医人你有见到了吗?药带回来了没有?”

一白发苍苍脸色惨白的老者,满脸渴望看着近前着军装的中年男子。

“首长,我到万山的时候时候,陈神医便已下山云游去了。”

“不过首长,我虽然没见到神医,却得知……”

“神医在世门徒楚遂近日便会下山入世,开始红尘炼心的修心之旅。”

听到这话,老者恍然。

紧接着朝中年问了句:“楚遂有说过下山之后要去哪里吗?”

“禀首长,问过了,他说他的第一站是秋山。”

“秋山?”

老者眉头不自觉一皱。

“去,立刻派人去秋山,密切注意楚遂的动向,不要惊动了他。”

“若是有神医的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诺!”中年恭敬领命。

“记住了,别再给我办砸了,否则后果你该知道会是怎样的……”

就在中年转身离去时,老者的声音悠然从其背后传来。

中年身子一僵,脸现哭丧之样。

……

秋山市火车站。

人流中,有一身穿朴素衣衫,背上背着一灰白色布袋的青年。

青年名叫楚遂,正是老者中年提及的那个楚遂。

五年过去了,他终于又回到了秋山。

抬头看着天空,楚遂面露诡笑:“我回来了秋山!”

“你们可千万别提前死了,你们的命可得由我亲自来取。”

他乃是秋山楚家人,本该做一个纨绔富二代,无忧无虑幸福虚混一生。

可天不遂人愿。

五年前,一场蓄谋已久,针对楚家的阴谋在秋山发生。

千索桥上,一起车祸使得楚遂险些丧命当场。

幸亏千钧一发之际,一少女在紧要关头奋不顾身将他推开,方才让他逃过一劫。

少女则是被撞的当场吐血,倒地晕厥过去,死活不知。

肇事车上则下来了三个皆手持利刃的黑衣人。

势头不对,楚遂别无选择,只得跳了秋江以求一线生机。

一路顺江往下,楚遂努力挣扎想要活命。

可挣扎没多久,他便力竭晕了过去,从此命由天来定。

幸运的是当他再次醒来时,自身已是身处一草屋,而非去往往生场所的黄泉路上。

在他的身侧则放有一份日报——秋山市的日报。

上面头条便是,秋山楚家,或因仇杀,或因商战,一夜之间满门四十八口仅存其一。

存一者楚遂,不幸落入秋江,生死不知。

快速的将一整则头条看完,楚遂泪流满面。

如今整个秋山楚家,他已然成了硕果仅存的一枚。

哒哒哒!

一步步往前行走着,楚遂脑中万千思绪闪过,回想着五年来他查到的一些东西。

“王静玲,你对我的救命大恩,楚遂自当涌泉相报于你。”

王静玲,而今二十五岁,王家二子长女。

王家,秋山市近年来方才挤入第二层次的家族。

王静玲,救了他楚遂一命的少女,却因车祸从此与轮椅为伴,还丧失了生育能力,成了无数人眼中的一个笑话。

同学、亲人、朋友都会或多或少,当着她的面、或者背地里拿她当做笑谈。

一辆出租车前。

“小伙子,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秋山王家!”

“好嘞!”

打开后排车门,楚遂上了出租车。

在他刚欲坐下时,看见一份报纸的他,瞬间便被报纸上一条被特意加粗的新闻所吸引。

标题内容很简单——秋山王家老爷子特为残疾孙女王静玲招上门婿。

女婿终选日就在今晚。

“小伙子,看报纸呢。”

见楚遂拿起自己买来打发时间忘收放好的报纸看,司机感慨出声:

“小伙子,你若是也想去应招上门婿的话,叔好心劝你一句,还是算了,这……”

这钱虽好,可王静玲不但残废,且连娃儿都是不能生育的。

为了钱,娶这么一个女人不值得啊!

“麻烦师傅你送我去王家,谢谢……”

对于司机的话,楚遂全部听入耳内,却仅说了句让司机继续送自己过去的话。

见楚遂这般,司机没再多言,点了点头便专心开车去了。

……

夕阳落幕,残辉映照。

王家私人别墅。

今夜,王家几乎所有直系亲属都来了。

只因今夜王家老爷子王恩和将亲自为孙女王静玲择选夫婿。

几经筛选,最终有五人被带进了别墅大厅,楚遂亦在其中。

进到别墅大厅后,楚遂远远的就见到了一特别的女人。

女人就是王静玲,端坐在一节轮椅上,姣好的容颜却因不健康的惨白色而颜色尽失。

女人身侧一节太师椅上则端坐有一头发花白,腰杆却依旧挺得笔直、不怒自威的老人。

楚遂等五人被带进别墅大厅后。

老人随即从太师椅上起身,来回在五人身上扫了一遍。

最后他望着楚遂说道:“你从今往后就是我王家的人了。”

听到老人这话,王静玲微微颤抖。

她抬头看向了将目光投向自己的楚遂,满脸杂陈。

这……或许就是命吧!

五年前,医院病床上醒过来后得知自己脊柱神经受损,半身瘫痪且不孕不育之后。

她便明白,自己终将一无所有。

话音落定,见老人选了楚遂,其余四人皆是流露出失落之色。

他们都是为钱而来的,如今却只得败兴而回。

楚遂则静静立在原地,目光半寸不离王静玲。

落选四人离开大厅后。

忽然,一穿华服的男人从王家人中站了出来。

来到楚遂近前,对方抬手拍打楚遂肩膀,咧嘴笑道:“妹夫,你选择了我妹妹,那就要好好对她,否则,我这做堂哥的第一个不放过你。”

“哦!差点就忘和你说了。”

男人凑到楚遂耳侧,低声用仅有两人能听到的话音说道:“放心,我妹虽不能给你生儿子了,可满足你那方面需求她还是能够的,嘿嘿……”

话闭,男人将搭在楚遂肩上的手臂收回,蛮有深意朝楚遂诡异一笑,便退了回去。男人是王恩和的大孙子王三思。

楚遂闻言抬头漠然望了一眼对方,而后又将目光投向了王静玲。

只见对方双目暗含泪光,显得楚楚可人。

这一刻,他五年来不曾悸动过片刻丝毫的心,终是痛了。

“静玲,既然如今你已经有自己的男人可照顾,那我就先去逛街了。”

一妇女突然出声,憎恶瞪了眼楚遂,随后扭着柳腰而去。

妇人是王静玲的小妈张雅静。

对于王静玲这个自己丈夫与别的女人生出来的女儿,她是彻底不喜的。

本来还指望将王静玲嫁出去狠赚一笔。

谁曾想王静玲把自己给见义勇为成了残废,成了赔钱货。

如今还更要因她,再招一废物进家门,这让她一做小妈的岂能不糟心失望透顶至极啊!

“爸,公司有点事情需要我过去一趟。”

见张雅静不快而去,王静玲的父亲王协从朝着王老爷子招呼了一句,便急忙跟了去。

至于王静玲,为人父的他却是连招呼都没有与其打一个。

二人走后,大厅内余下人则是纷纷将目光放到了楚遂身上,或玩味、或不屑。

楚遂个子不高却也有一米七,长的也并不太差,五官众人看来也还算端正,且四肢健全。

可就这么一个人,却选择了来王家,娶王静玲这样一个秋山的笑谈。

这在他们看来,楚遂此举无非是为钱而来,可就他这算盘真能打响了吗?

对此,在场不少人内心表示呵呵……

这些人的丑恶嘴脸楚遂通通选择了无视。

他直接来到王静玲身后,双手扶住轮椅推动手把,推着王静玲便朝别墅大厅出口而去。

“往后余生,一切有我,放心,我定会让你成为全天下人都需要仰望的女人。”

一自信无比,坚定异常的话语声悄然入了王静玲的耳。

女人微愣,脑中为之一空。

五年来脑中那些怎么都挥之不去的一张张丑恶嘴脸,在这一刻尽皆消失不见。

独独留下了那一张生来平平无奇,却又使她内心无比安宁的刚见面脸颊。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