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顶级人生

第1章 这婚不结就不结

顶级人生 浪子五情

暴雨滂沱。

一辆奔驰S300急驶在前往公墓的道路上,车上柯萧然目光黯然。

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前去公墓看看父母,哪怕今天预报有特大暴雨也没有例外。

“爹!娘!如果有来世,孩儿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

话未说完,一辆车开着远光对向疾驰而来,紧接便是刺耳的鸣笛声。

砰!

车祸来的突然,柯萧然瞬间失去意识!

再次醒来,他双手下意识摸向身体。

怪了,没受伤?

放眼往上看,斑驳的房梁上挂着打结的蜘蛛网,手剪的大红喜字贴着的窗户,透进一缕暖阳,屋内挂满红绸,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萧然!你没事吧?你可千万不要吓爹啊!”

柯萧然还没来得及多想,一张脸便已经贴了过来,他神情顿时怔住,那一声爹似乎卡在了咽喉中。

爹不是早就在十二年前就去世了吗?

“萧然!”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传来:“我就知道这小东西是装的!怎么,用这种小把戏就想博得老娘同情?

门都没有!今天要补不齐那剩下的四万彩礼,你就别想娶走我女儿!”

孙凤撇着嘴,斜眼看着柯萧然。

“亲家!萧然都被你逼晕过去了,你就行行好,让孩子们先成婚,成吗?”柯志宽佝偻着腰,近乎祈求道。

“缓缓?柯老头你还真敢张这个口!结婚这事能缓吗?我看你这个老东西,就是想要等生米煮成熟饭,然后死不认账!”

“我算是看透了,你们柯家一大一小,没一个好东西!”

在阳光折射下,能够清楚地看到孙凤的吐沫星子直往外喷,柯志宽连擦都不敢擦。

“亲家!亲家!”柯志宽继续哀求。

“你这个臭打渔的洗手没有,别弄脏了老娘的衣服!滚!”

这是2001年,他与孙黛儿成婚的当天!就是这段婚事,把他害的家破人亡!

为了筹够彩礼钱,错过了母亲的最佳治疗时间,母亲没过多久就病死,父亲也因此欠了一屁股债,累死在打工还钱的工地上。

“亲家!我求求你了,我现在就写张欠条,只要你能答应俩孩子的婚事......”

“不可能,你写的欠条能还得起吗?”

“我......我给您跪下还不行吗?”柯志宽低着头,双腿一弯,就要跪下。

“爹!”

柯志宽的膝盖还未落地,就被柯萧然一把拉住,已经适应眼下状况的柯萧然道:“爹,不能跪!他们有什么资格值得您下跪!”

字字铿锵有力。

“萧然,爹这也是没办法......”

“小崽子你刚才说什么!你们柯家三代穷打渔的,能够娶到我们孙家的媳妇,那就是在高攀,你爹要是不下跪,你连下跪给老娘磕头的机会都没有!”孙凤挺着胸膛,梗着脖子说道。

跪?

不存在的!

“孙黛儿!你现在给我出来!今天这个婚,你愿意出来就结,不愿意出来就拉倒!”

孙黛儿是他爱过的女人,也是父母心心念念想给他娶的媳妇,他喊出来,也是给孙黛儿和自己父母都有了交代。

柯萧然已经不是那个懦弱少年,说话间所散发的威势,令村民无不感到震惊。

谁也没想到他的姿态竟会突然如此强硬。

有些村民甚至感觉一阵痛快,这孙家的刁妇确实欠管教!骂得好!

躲在内屋的孙黛儿想要冲出去。

“黛儿!”

“快拦住她,咱们孙家,决不能向那个小崽子示弱!”

几位姑婶将孙黛儿死死按在床上:“黛儿,你别被那小崽子给骗了,他不过就是想要虚张声势!不结?怎么可能!他巴不得跟你结婚呢!”

“就是!不就是不想补齐那四万彩礼就想娶你吗,想得美!”

“妹妹,你听我的,别出去......”

见到内屋迟迟没有动静,那些伴郎也都有些慌神,他们知道柯萧然有多爱孙黛儿,可事情闹到这一步,还怎么收场。

孙凤面露得意,道:“你那套把戏,老娘早就全看透了!老娘可告诉你,就凭你刚才那番话,彩礼钱必须要再往上加两万,就当是给我们赔罪的!”

再加两万?柯志宽脸都快愁成了苦瓜。

而柯萧然心疼的看着父亲,心下愈发愤慨:我结你个球!

啪!一声脆响,他直接将孙凤手中的盖碗重重摔在地上。

“你......”

“你什么你!死婆娘,我现在告诉你,这个婚我不结了!你女儿爱嫁给谁嫁给谁,和我不再有任何关系!”

这句话一说出来,震惊了在场的所有村民,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事态竟会突然反转,等回过神时,柯萧然已经拉着柯志宽破门而出。

“这小子不会是得了失心疯了吧?到底什么情况啊!”

“我猜他肯定是想再逼一逼孙家老两口,就跟菜市场买家还价一样,你们看吧,没等走出这个门他就得回来!”

一步,两步,三步......

还未等跨过门槛,果然!柯萧然突然又扭头回来了。

只是......

“小崽子老娘看你今天怎么收场!”孙凤不怒反笑,下定决心这次非要将彩礼抬高一倍不可。

“对了,有件事情差点忘了,我爹给的彩礼,必须原封不动的退回来,一分都不能少!要是不给,哼,那就等着走司法程序吧!”

“还有,你以后少用这种眼神看我!摔的那个盖碗是我买的,你喝得那些茶也是我买的!你算个什么东西!”

说罢,柯萧然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现在可是2001年,对于重活一次的柯萧然来说,就是个天大的机遇......

孙黛儿极力挣脱束缚,慌张地冲出了内屋:“萧然!”

其实并不是她有多大的力气,而是那几位姑婶,根本就没想到柯萧然竟然如此强势。

傻了!全都傻了!

退婚,还钱,司法程序!

如此直截了当!

“萧然你别走好吗?有事好商量,我娘她不是那个意思......”

柯萧然摆了摆手,没有丝毫留念。

租来的婚礼车队被退了回去,那些赶来吃喜酒的亲朋纷纷离开,处理完这些已经差不多接近黄昏。

日落西山,柯萧然坐在河边鱼塘的木制小屋下。

2001年,经济开发的浪潮还没到这里,环境也没被污染,空气中似乎都带着甜味。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