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我的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第1章 天王归来

北漠。

苍地。

数万铁骑刀枪鸣。

苍梧树上盘旋着数之不尽的黑鸦,折翼嘶鸣。

残阳如血。

古老的城墙耸立远方。

构造一条巨大的钢铁壁垒。

城墙上,一杆黑色的旗帜迎风飘扬,发出“呼啦啦”的脆响。

沾染血色的“镇北”二字,让人热血沸腾,前仆后继,追求那无上荣耀!

“啸月骑!”

“猛虎骑!”

“墨龙骑!”

“灰羽骑!”

“集结完毕!”

万千铁骑振臂高呼,气势如虹。

目光振奋的注视在城墙之上的男人身上。

他名,宁北川!

号,镇北天王!

他是大夏脊梁,军中悍帅,掌四大铁骑,号令八方!

亦是他们的王,北境的王!

十年,他用十年的时间将羌敌击退。

横扫山河万里,击溃敌境百万铁骑,带领最终决战大获全胜!

他一人一剑横推诸方列国,镇三山,扫六合,立四大铁骑,无敌之姿,威名远扬。

如今,他将离去。

离开这片土地,回归故土。

寻他的……七位姐姐!

“苍地已破,大夏将迎来辉煌盛世,吾辈无憾矣!”

“然,羌敌侵华心不死。”

“这盛世之下,后方权贵却是醉生梦死,沉迷权欲之中难以自拔。”

“便让宁某化身为剑,护我大夏永世安宁!”

“北王执剑,斩尽邪妄!”

众人齐声高呼,恭送天王。

宁北川踏上直升机,远离边境。

遥望苍地,遍地荒土,山河破碎风飘絮,血色残阳镇四番!

这,便是宁北川的十年!

……

进入凉城后。

宁北川打了车,一路开向旧城区。

这次回归,他只带了啸天跟灰羽,并没有大张旗鼓。

当年父母的离奇遇难扑朔迷离,他需要查清。

三年前,因为错误信息误导,他的兄弟南宫啸月深入敌后,遭遇伏击,惨烈阵亡!

血海深仇,他不得不报!

而这错误的信息,牵扯到太多盛京权贵。

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打草惊蛇,唯恐生变。

镇北天王这个身份太大,若惊动一些宦官妄臣,势必引起强烈反弹。

他要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揪出朝野上下的蛀虫,斩草除根!

不能让兄弟的血白流!

不能让战死沙场的英灵蒙羞!

更不能让大夏子民寒心!

他宁北川对得起天,对得起地,不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车子驶入北街。

周遭的钢铁巨笼让宁北川神情有些怅然若失。

十年,已是物是人非么?

看着眼前渐渐浮现熟悉的街景,宁北川笑了。

早已寒凉的心染上一层温热,思绪渐渐飘远。

九岁那年,父母突发意外,双双逝去。

年幼的他被送进北街孤儿院,从此跟七个姐姐相依为命。

日子虽苦,却是宁北川这一生最温暖的时光。

之后的十几年里。

他经历了大大小小的战斗,一步步踏足巅峰。

成为大夏的守护神,镇北天王!

没人知道,支撑他走下去的,只是因为,姐姐们在等他回去,等他归来……

他曾经发过誓,一定要好好活着,回归故里,为姐姐们遮风挡雨,护她们永世安宁。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十年过去了,姐姐们,你们的小北川回来了,你们……还好么?

纵为天王,宁北川心底也不免得泛起复杂的思绪。

这思绪很快被打断。

前方激烈的争吵声传来。

伴随着哭喊声,哀嚎声,以及种种低沉的怒吼,无力的嘶哑。

有变故?

宁北川心底咯噔一下,眼睛顿时就红了。

他匆匆下车,如同一柄利剑,迅速冲向福利院旧址,归家心切!

司机呆了!

这速度,还是人么?

北街福利院。

门前。

围绕着大量的工人、混子、打手。

好几辆挖掘机已经嗡嗡作响,时刻准备着将眼前的福利院夷为平地。

大面积墙体倒地,尘埃飞扬。

北街院与鼎盛集团的代表两相对峙。

北街院这边,为首的是个女人,以及一些年迈的长者,孩童,眼神畏惧。

女人二十多岁,精简干练的短发。

戴着黑色的眼镜,一身黑色小西装,黑色小短裙。

裹着黑色丝袜,黑色高跟鞋,勾勒傲慢的曲线。

另一边。

以一个刀疤脸为领导,嘴巴是歪的。

道上人称,歪嘴疤。

据说是当年参加火拼时,被砍的。

女人在争论,据理力争:“北街福利院有地契,凭什么要搬?”

“凭你爷爷我,拳头大,这,就是道理!”

歪嘴疤的话让女人气的发抖,她怒斥:“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

“兄弟们,告诉这娘们,什么是天理,什么是王法?”

歪嘴疤笑的张狂,一脸戏谑。

“鼎盛就是天理,鼎盛就是王法!”

一群混子打手工人齐声高呼,气势如虹,镇的北街福利院这边硬生生后退数步。

轰!

北街福利院这边,气势瞬间就倒了下去。

他们有地契。

可鼎盛集团是谁?

那可是凉城三大龙头企业之一,权势滔天。

想强拆,谁拦的住?

有人哭泣。

有人喃呢。

有人沉默不语。

对他们而言,鼎盛就是悬在天边的烈日,遥不可及,如何抵御?

“何奶奶,我们要露宿街头么?”

“小暖要去捡垃圾了么?”

“陈姐姐,没关系的,你尽力了呢。”

孩子们眸光暗淡。

他们明白,北街福利院的陨落,是大势所趋,无力可挡。

可就算如此,让他们离开生活十几年的家,依旧不舍的。

“梓桐,算了吧,地契给他们吧,没必要弄的头破血流,你的努力,奶奶看在眼里,可,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开玩笑,这,是大势所趋,我等皆为凡人,何以撼天?”

说完。

何奶奶转身。

给人留下一个苍凉落魄的背影。

她,放弃了……

陈梓桐紧紧撰拳,双手刺进血肉都不自知。

助理上前,一脸严肃道:“桐姐,我知道你不甘心。”

“可……鼎盛集团,我们挡不住的,就算你要起诉,对方耗也能耗死我们。”

“难道,你想让我们事务所承受灭顶之灾么?”

助理质问着。

他本就不同意陈梓桐为了这件事情跟鼎盛集团发生冲突。

陈梓桐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

一旦得罪鼎盛集团,便是前途尽毁,自取灭亡!

他,绝不会放任!

“不!”

陈梓桐大声斥责,眼眶红了。

她一字一顿,直视歪嘴疤的目光:“我不同意!”

这是大夏!

是凉城!

是法治社会!

这种蛀虫,何以存活至今?

陈梓桐眼底闪过一抹悲凉。

她,不愿放弃生活了许久的北街福利院。

也不愿忘记,曾经留在这里的美好回忆,

当初他离开时曾说过。

待到秋来九月八,他定当回归,护她一世安宁。

一年、两年、三年……

整整十年,他失约了。

陈梓桐泪流满面。

可能他早已死在域外,可能他早已忘却,此地还有七个姐姐等他。

但这里她必须保护好,就算为此,粉身碎骨!

陈梓桐上前一步。

用瘦弱的身躯挡在鼎盛集团面前。

这一刻。

福利院所有人都被陈梓桐的决然感染。

他们前仆后继,毅然加入陈梓桐的阵营。

以血肉之躯拦在鼎盛集团的大部队前,声音撼天动地:

“我们,永不退缩!”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