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厉少的替嫁新娘

第1章 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夜,阿姆斯特丹。

二十七号酒店。

卫生间里传来了哗哗啦啦的流水声。

江丹橘躺在床上,因为刚刚在楼下酒吧喝了一点酒,酒的后劲有点上来,此刻意识有些恍惚。

透过盥洗室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身影高大的男人,身姿挺拔,在暖色的灯光下隔着氤氲的水雾影影绰绰。

须臾,男人裸露着上身,结实的胸肌被光线映照出明显的立体感,下身裹着一条白色浴巾走出来。

一股带有沐浴露的香气和湿气扑面而来。

还没等江丹橘反应过来,男人直接覆了上来……

一觉醒来,房间里还残留着旖旎的气息,地上扔着凌乱的衣服,洁白的床单上斑驳不堪。

痛——

这是江丹菊睡醒后的第一反应。

江丹橘睁开眼,没看到身边的男人,准备起身才发觉浑身像是被碾压过一样,两条腿颤颤巍巍的下了床,走起路来都有点艰难。

昨晚旖旎的模糊画面在脑海中闪现,江丹橘的两颊上顿时染上两朵红云。

不免也有些懊恼,都怪她贪杯,竟然在酒的后劲下没有把持住,与顾重深提前发生了关系。

不过,今天,是她和顾重深订婚的日子。

想到自己即将成为顾重深的未婚妻,江丹橘心头洋溢着幸福,她快速洗漱好,便打车到了他们预备订婚的古堡。

到了门口,却被门口的保镖给拦了下来。

“今天订婚的新娘早就在里面化好妆了,我还没见过你这种没有请柬还假装新娘的女人呢!”无论江丹橘说什么,保安都不相信江丹橘是新娘。

江丹橘急的团团转,连打了几个电话给顾重深都无人接听。

眼看着仪式就要开始了,江丹橘一直打不通顾重深的电话,只好打给了自己的父亲江磐。

电话久久都没有人接听,就在江丹橘快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对方接通了电话。

“丹橘,你先在酒店呆着吧,马上顾重深就要和桃李订婚了,你可别来捣乱。”

“什么!?”她不会听错了吧!

然而对面那边根本不再给江丹橘说话的机会,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江丹橘的心情犹如跌进万丈深渊,期盼的眼神一下子失去了光芒。

怎么自己的未婚夫要和妹妹订婚了?明明昨天还和她一夜柔情。

这不可能!

古堡里响起来欢快的音乐,仿佛在告诉她,这是真的。

江丹橘失魂落魄的跌坐在古堡门口的台阶上,久久不能回神。

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滂沱大雨,分不清脸上是泪水还是雨水。

不行!她绝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她问也要问个明白!

江丹橘倏的起身,抬手重重的拂去眼前的水珠,古堡门口的保安已经撤离了,她咬咬牙,快速走进古堡。

顾重深正在台上致辞,当着众人的面,他徐徐讲着与江桃李的相遇相知到相恋。

江丹橘呆滞的听着,她慢慢走近,台上的顾重深说出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利刃,源源不断的刺进江丹橘的胸口。

站在顾重深身侧的江桃李眼睛里的余光瞥见了正在移动中的身影,化着精致妆容的脸上顿时流露出几缕慌乱。

江丹橘怎么会进来?不是让爸爸拦住她了吗?

“桃李,和你在一起是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顾重深侧首,满眼深情的看向江桃李。

台下的客人都等着听台上两人的海誓山盟,而江桃李压根没有注意到顾重深正在等她的回应。

顾重深察觉到不对,顺着江桃李的目光看去,也发现了江丹橘的存在。

他眼神里的火热慢慢融化,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厌恶,试图用凌厉的眼神警告江丹橘切勿靠近。

台下的人自然也看到了被雨淋的狼狈的江丹橘正一步步走上台去,顿时开始小声议论纷纷。

“这是谁?怎么这个样子跑到别人的订婚礼上来?”

“该不会是来抢亲的吧?”

“这不是江家的大女儿吗?怎么会这个样子来参加自己妹妹的订婚礼?”

江丹橘对众人的议论视而不见,冰冷的目光,攫住台上的两个人,她一字一句道:“顾重深,你一直作为我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和我妹妹这么相亲相爱了?”

“什么?新郎和她才是一对?感情这是妹妹当小三插足,原配姐姐出来打脸的戏码吗?”

江丹橘此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

“江桃李,昨天晚上你还请我喝酒,祝福我和顾重深,怎么我一觉醒来,要订婚的人却是你了呢?”江丹橘目光如炬,死死地盯着江桃李。

“姐姐,你不要胡说!明明我和重深哥才是一对!”

江桃李的脸色白了青,青了红,在江丹橘的目光注视下,她竟然平白生出几分心虚,但她还是狡辩道。

台下的喧哗声早已连成一片。

江磐终于扒开人群,一个箭步走上台,拿起话筒,“不好意思,我的大女儿喝醉了。”

说完,拉着江丹橘就要离开。

“放开我!”

江丹橘哪里肯走,她奋力挣扎,试图挣脱江磐的桎梏。

江磐眸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他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不要任性,丹橘,想想你的外婆,给桃李和重深道歉!”

江丹橘顿时像是失去了力道,不再挣扎。

江磐竟然用她唯一的亲人外婆,来威胁她,卑鄙!

“呵,”江丹橘冷笑一声,却也无奈,只好任由着江磐按着她的脑袋给台上的两人道歉后又将她拉走。

订婚现场又恢复了一片祥和,好像刚刚的闹剧不曾存在。

从古堡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回到酒店房间,她失魂落魄的瘫坐在地毯上,呆呆的望着房间虚无的一处。

她想不通,既然顾重深要和江桃李订婚,为什么还把她骗到欧洲来,把她吃干抹净后,又一脚把她踢开?

难道就是为了戏耍她?

江丹橘咬着下唇,她现在还不能马上回国,她之前告诉过外婆,顾重深要带她在欧洲多玩几天。

下午,她决定离开酒店。

到了一楼酒店的入口处,顾重深和江桃李刚从黑色宾利车上下来。

在看到江丹橘的那一刻,两个人明显有些错愕,居然还能在这里看到她。

毕竟他们觉得江丹橘丢了那么大的人,早就应该灰溜溜的回国了才对。

啪!

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江丹橘便走到顾重深面前,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他的脸上。

江桃李像疯了一般冲到江丹橘的面前,一巴掌便扇到了江丹橘的脸上:“江丹橘你疯了,他现在是我的未婚夫,还轮不到你动手!”

江丹橘的脸顿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她已经被欺负的什么都没了,积攒着全身的力气,她此刻只想和眼前这对狗男女拼个你死我活。

只是江丹橘的手还没有再次扬起,手腕却被顾重深用力的攫住,停留在半空中。

“放开我!”她挣扎,无果。

顾重深一手揽着江桃李的腰肢,一手攥着她的手腕,居高临下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顾重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来人,把她给我丢出去!”

江丹橘拎着行李箱,走在陌生的阿姆斯特丹街头,不争气的眼泪,一直流个不停。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喂。”江丹橘有气无力的接通电话。

“请问是江丹橘吗?这里是医院,您外婆今天突发急症,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您方便过来一趟吗?”

江丹橘一听是外婆进了医院,登时脑子里一阵轰鸣。

她原本是要带外婆过来参加她的订婚仪式的,但外婆害怕给他们添麻烦,坚持不跟过来,却没想到外婆竟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病倒了。

来不及多想,江丹橘立刻着手看机票。

回国最近的一个航班,只有头等舱有票,她咬牙买了一张。

飞机终于起飞了。

坐上飞机,江丹橘紧绷的神经才松弛,一股疲惫感油然而生,她靠在舒适的椅背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可怕的梦,梦见外婆和她说,让她照顾好自己,外婆要离开了。

江丹橘叫了一声外婆,猛然起身要去追,却突然从梦境里清醒,一不小心把一杯果汁全洒在了旁边的男人身上。

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居然是位残疾人。

男人冷若冰霜的一张脸,寒气逼人。

“对不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江丹橘像是惊慌的兔子,连声道歉,拿起纸巾帮他擦拭。

可她的手刚触碰到男人白色衬衫,就被一把推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一声未出。

只是那寒气依旧,像是冰山般看都未看她一眼。

江丹橘一脸错愕。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她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身边的男人……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