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穿书后女配只想吃喝不愁

第1章 穿书

第一章

冷。

“好冷!”

于晚秋陷在水底的淤泥里,打着哆嗦拼命往岸上挪。

雨水砸在她的脸上,在她身下汇成湍急的河流,河水淹过了她腰,不断把她往下游推。

她狼狈的去抓沟边的草,只抓到一手稀泥,她一个趔趄栽倒在水里。

完了!

死定了!

紧绷的心弦一松,于晚秋再挣扎不动,雨水不断往她嘴里,鼻子里灌,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本以为就这样交待了,昏暗中,一道高大的身影跳下来,手臂穿过她的腋下,把她从淤泥里拖了出来。

...

于晚秋醒过来的时候,脑子昏昏沉沉的,头像是被锤子砸过,钝钝的疼。

偏耳边还有道蚊子一样的哭声,炒的人心烦。

“闭嘴!”

她皱眉出声,本来清亮的嗓音这会儿沙哑的不像话。

哭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响起惊喜的声音,“晚秋你醒了!”

于晚秋睁开眼,对上一张清纯的脸,柳眉薄唇,大大的杏眼含着水雾,看上去委屈巴巴。

于晚秋微微皱眉,正想说什么,一个男生冲上前来,一把将女生拉到身后。

“于晚秋你又凶小雅,你自己大雨天往出跑掉沟里干什么拿小雅撒气,你知不知道她因为担心你一直在这守着,你还有没有良心?”

她没良心?

于晚秋听的一愣,“你谁啊?”

这人有病吧,她都不认识他们。

于晚秋转开眼,打量屋里的环境,土坯房,泥巴地,除去墙中间挂着的主席画像,灰突突再没什么亮色。

“这是哪儿?”

B市现在还有这样的房子?

记得前几年,郊区最后一批平房已经拆迁完毕,糟糕,不会是被拐卖了吧!

于晚秋一凛,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这俩人叫的出她的名字,显然认识她。

她不动声色打量两人,两人也疑惑的看着她。

“今朝哥,晚秋这是咋了?”温雅声音带了细弱的哭腔,“都是我的错,我不摔倒就好了,晚秋也不会因为你扶我气的跑出去,还连累大伙一起淋雨,都怪我...”

她小手揪着顾今朝的袖子,眼圈红红的,“你当时不该扶我的,我摔一下也不打紧,左右也不过磕坏块皮,要是晚秋脑子摔坏了,我,我没办法原谅我自己。”

温雅嘤嘤哭泣,顾今朝只觉得又心疼又愤怒,他拉住温雅的手,“小雅,这事怎么能怪你?我还能看着你摔了不管不成?”

他狠瞪了于晚秋一眼,“要怪就怪她自己作,她最近脾气是越来越大了,动不动就闹一场,自己摔沟里不算,还害的大伙一起淋雨找她,就该给她个教训,让她长长记性!”

听他这样说,温雅赶忙扯了他一下,冲顾今朝使了个眼色,“今朝哥你别乱说,晚秋她就是...就是太在乎你了。”

她说着,眼圈更红了几分,双眼蒙上了雾气。

这俩人在唱什么猴戏!

于晚秋皱紧了眉。

温雅终于发现于晚秋的不对劲,心下一惊,忙道:“晚秋,你不会真不记得我们了吧?我是温雅,他是顾今朝啊!”

温雅?

顾今朝?

那不是小说里的人物吗?

前些天她闲着没事看的一本年代文,女主温雅,男主顾今朝,两人都是插队知青,这本书写的就是两人在七十年代互相鼓励扶持,最后返城幸福生活在一起的故事。

不过于晚秋没有看到结局,因为这个故事里有个和她同名,作天作地的女配。

每次一看到名字,于晚秋心里就犯膈应,在看到女配被迫嫁给了流氓后,就果断弃了。

她觉得这作者的三观有问题,明明顾今朝和女配才是一对,两人在上学的时候就互相有了好感,约好一起插队,结果到乡下没两年,顾今朝就跟温雅搞在了一块,

温雅这个女主第三者插足,到最后女配成了人人喊打,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

于晚秋脑子乱糟糟,不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还是真的穿书了。

她淡淡看了眼两人,“我不舒服,要睡了,麻烦你俩别出声。”

于晚秋闭上眼睛,打算睡一觉再说,但对方却不肯放过她。

顾今朝冷声道:“于晚秋!你这是什么态度?因为你惹的事,大伙到现在都没的睡,你就一点不感觉愧疚吗?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的教养呢?”

本就不舒服,现在又被人指着鼻子骂,于晚秋火了。

不管是穿书还是做梦,她也不能让人这样欺负!

她蹭的坐起身,抚着有些晕的头,冷声道:“说谁没教养呢?你们教养好,不知道病人需要休息吗?说什么担心我,我看你们是跟我有仇,故意来膈应我的吧!”

两人被骂的愣住,温雅往顾今朝身后缩了缩,“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顾今朝瞪了于晚秋一眼,“看你把小雅吓的,于晚秋我告诉你,你别再欺负小雅,不然我不会原谅你。”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屋里安静下来,于晚秋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不知睡了多久,于晚秋再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脸上,叽叽喳喳的鸟叫不绝于耳。

而她依旧在这所土坯房里。

MMP,还真是穿书了!

现在,她现在成了《七十年代俏娇妻》这本小说中跟她同名,作天作地的女配。

现在剧情发展到,昨天下暴雨,顾今朝迟迟未归,原主担忧之下跑去找人,结果看到顾今朝和温雅两人在马棚里抱成一团。

原主气的哭着跑了出去,结果天黑路滑,不小心摔进了路边的沟里,幸好村里的季淮南路过把她救了起来。

于晚秋叹口气,这可真够倒霉的。

不过她更倒霉。

本来看着天气好去山上野营,没成想突然天就黑了,雨下的又大又急,她往山下跑时一脚踩空了,从山坡上就滚了下去。

原主还有人救,她...估计是翘辫子了。

哎了口气,于晚秋坐起身。

大概是淋了雨有些感冒了,头有些发晕,好在不算太严重。

她身上穿着小背心和短裤,昨晚换下的衣服湿哒哒的堆在角落的盆子里。

于晚秋在衣服包里又找出件衬衫套上,刚准备下地,发现枕头边上有张纸条。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