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恶毒女配你人设崩了

第1章:穿书了。

宋锦瑟死了。

死前刚刚收购一家公司,一跃成为业界龙头。

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硬得骨头都疼的床上,身边还有个长发古风美男。

还没来及惊愕,脑海里猛然涌入一些原本不允许她的记忆。

她才知道原来身处在一本叫《替换人生后我当上了皇后》的书里。

书中人与她同名同姓,但不是人生赢家宋锦瑟,而是被替换富贵人生的女配。

她原本是丞相遗失在外的千金,被人算计替换了人生,还被哄骗着嫁到处于水深火热的楚家,最后知道真相去揭发女主的恶行却惨死乱葬岗。

*

宋锦瑟花了一刻钟,才终于从混乱和震惊中脱离出来,迫于无奈地接受自己已经穿成书中宋锦瑟的事实。

她知道自己已经死掉了。

之前想着收购公司,几天几夜都没有合过眼,一心扑在工作上,身体完全超过了负荷。

侧了侧眸,发现她和身边躺着的长发美男子都是一身喜服,今天晚上应该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也大致清楚了情况,她被陈金枝哄骗嫁到了楚府,那陈金枝的女儿宋清清也早就已经到了京城当上了丞相千金。

她现在过去早就已经晚了,要是执意过去的话说不定会成为第二个死在乱葬岗的炮灰。

楚家更是糟糕。

家里的顶梁柱副将楚幽之战死沙场,楚家的生意就如那一块大蛋糕,整个狮城人人都想要分一口蛋糕,个个都虎视眈眈。

偏偏楚家没一个靠得住的。

她的相公楚胤止是个植物人,楚家另外三个更是一个比一个靠不住。

记得书中楚家最后破产了,被瓜分了蛋糕,连残渣都不剩下了,楚家的下场也挺凄凉的。

但这些对于经商老手宋锦瑟来说却是老本行,没啥大压力。

楚家没人主事,还少了许多束缚,她最为擅长的就是经商,支撑起楚家不在话下,所以留在这里是最为轻松自在的。

生活应该和以前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凭空多了个相公。

关键相公长得还挺好看的。

如玉般的肌肤,浓黑的剑眉,乌黑浓密的睫毛,紧抿微微发白的薄唇,冷硬的脸轮廓不由地让她开始想像。

他睁开眼的模样,那该是一双深遂如夜晚星空般的眼眸吧。

“即然我来了,也已经嫁到了这里,以后我们就好好相处吧。”宋锦瑟轻轻的对他说道:“这个家以后有我在的一天,就不会散。”

她知道楚胤止是个植物人是听不到她说什么的,但毕竟来都来了,到了人家的地盘总是要知会一声的。

说着她又拍拍楚胤止的肩膀:“以后就由我亲自照料你。”

想着楚胤也挺可怜的,在书中对他描写是人中龙凤,容貌气质绝佳、文武全能,将来必能直上苍穹的大人物,却落得动都不动弹,随时都可能断气的下场。

真是造化弄人啊。

“砰砰砰……”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促地敲门声。

“谁?”宋锦瑟坐了起来,微皱着眉。

洞房花烛夜都来敲门,这个家当真是一盘散沙,没有半分规矩。

“大少奶奶,出事了。”敲门声停了住,外面响起一道粗犷的男声:“三少爷在‘醉乡居’与陆家少爷赌博,已经输掉两间旺角店铺,还有一间染坊,可否请您出面阻止阻止三少爷……”

三少爷?

赌博?

还输掉两间旺铺,一间染坊!?

宋锦瑟刚决定在这里生活,转头就听见被败了家脸都黑透了,立马掀被下榻,急得连鞋都没穿好。

‘咚咚咚’的大步往外走,途中她拿起挂在墙上的长剑,拉开门沉声道:“现在就带我过去!”

宋锦瑟还穿着那身红火的喜服,乌黑的发随意披散着,眉眼间尽是凌厉之气,完全没有之前入洞房前的局促不安,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一股当家主母的气势。

这前后变化令焦急不已的管家王川为之一怔。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动作的宋锦瑟,不悦地眯了眯眼。

宋锦瑟的眼神透着种寒意,王川顿觉背脊发凉,结巴的回道:“是、奴才这就去备马车。”

得到准确回复后,宋锦瑟转身又折回房间,没多时又很快走出来,边走还边勾着鞋子。

更不理会王川难以言表的神情。

她知道古代规矩极多,除了能在夫君的面前光脚外,则都会被视为有失妇德。

可这些规矩与她何干?

她接受了那么多年义务教育,万不会遵从这些专制于女子的破规矩。

宋锦瑟凌厉的目光乜过,王川瞬间移开视线,只当什么都没有看见。

走了几步,宋锦瑟脚步微停,又快步回到房间,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把长剑。

“大少奶奶,您拿剑做什么?”

宋锦瑟将剑拔出鞘,冷哼了声:“砍了他那双滥赌成性的手。”

好赌成性,一夜败光家产,弄得妻离子散这样的故事她不知道听过多少,每一回听着都觉得赌博的人真是可恶极了。

在她这里更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直接斩断根源,避免后患无穷!

“什、什么?”王川以为是听错了。

楚府当家之主楚幽之刚刚去世,楚府如同一盘散沙,楚家下人们不再听从王川管教,偏偏楚鸿煊还因赌博生事,王川管不了,更不敢揽事上身,便把主意打到刚进家门连被窝都没有暖热乎的宋锦瑟身上。

如此一来,万一要是真出了事那都是宋锦瑟这个大少奶奶阻拦不力,做长嫂的无能。

王川更是提前打听过宋锦瑟,家境贫穷,没有背景,只是单纯的被选为冲喜对象而已。

这样的人只怕连被算计了都不得而知,又怎么会,怎么敢说出要砍了三少爷的双手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呢?

肯定是听错了。

宋锦瑟看了手中剑两秒,又道:“换一把大一点的刀,一刀砍下去不会卡住的那种。”

剑太轻了,估计只会伤到一点皮毛而已。

这样的教训肯定是不够深刻的。

这回王川听清了,听得清清楚楚,脑袋里像是被雷劈了似的,轰隆隆的直响,整个人都傻了。

她是认真的!

真的要砍三少爷的手!

她刚刚是撞到了头吗,否则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骇人听闻的话!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