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穿书后女配越作越勇

第1章 我成了作精女配

穿书后女配越作越勇 不吃猫的鱼

苏欢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梦。

一双手在自己身上翻来覆去,她身体酸涩的厉害,微睁开眼,便看见一张吊打娱乐圈众多男明星的脸。

现在的梦都那么真实吗?

正想开口,男人却把指尖放在她唇上,嗓音低沉暗哑却透露着强势,“眼睛闭上。”

说罢,双手越发的放肆起来。

苏欢:!

被人冒犯都会生气的,但被这样容貌的男人冒犯,还是在梦里,她觉得自己一点气都生不起来!

意识越来越昏沉,她索性闭上眼,不一会儿竟真的沉沉睡去。

身上的男人一怔,下意识拍了拍女人的脸,“苏欢!”

睡着了?

以往不都是热情似火缠着自己的吗?

薄行皱眉,转瞬便没了心思,长腿跨下床,他往浴室走。

一夜好眠。

清早的阳光洒在地面时,苏欢睁开朦胧睡眼,一转头,她看到昨晚梦境中男人的脸。

这不是梦,自己身边真切的睡着个男人……

“啊!”

一声尖叫,让薄行睁开眼,看着身旁女人惊恐的神色,他皱眉,一把拉过对方,带着几分不耐烦道:“苏欢,薄氏的股份我会转百分之二给你,做人要识时务。”

“我是苏欢,请问您、哪位啊?”苏欢声音颤抖道,明明她昨晚只是跟福利院妈妈喝了几杯就睡着了,如今却在不熟悉的环境下醒来,身边还躺着不熟悉的帅哥,这要是玩笑,那也开的太大了……

薄行眉头皱的越发紧,他伸手掐住女人的下颌,沉声威胁道:“不要学魏小苒的把戏,我不喜欢跟你玩失忆的戏码。”

男人的俊脸就在眼前,苏欢懵了片刻,魏小苒、失忆,还有薄氏,再加上跟自己名字一样的苏欢,都让她想起最近看过的一本书……

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她随后颤颤巍巍道:“您、不会是薄行吧?”

装的很像,他竟然不知道在自己身边半年的女人,还有进娱乐圈的潜质。

薄行冷笑,而后松开手就去穿衣服。

一身熨帖的黑色正装,衬得他身材比例越发好。

“薄氏没有开后门的先例,不管你怎么闹,苏家一个人都进不了薄氏。”

冷冷丢下一句,男人开门,大步离开。

目光呆滞看着门,苏欢过了许久,才发出一声尖叫。

没料错的话,她穿书了!还穿到了跟她同名同姓的女配身上!

苏欢其人,书里笔墨渲染颇多,肤白貌美不输女主,可就是一点,作。

作、且胆大贪财。

在女主跟男主有误会而远走国外之后,便用身体攀上了男主薄行,张扬跋扈,招摇过市,在女主回国之后,更是频频针对,各种小心机手段频出,最后惹怒了男主,直接把人驱赶出帝都,再然后……

她就被一直觊觎她身体的煤老板抓住,最后玩死了……

书看完没多久,剧情她都记得。

男主送了女配股份之后一个月,女主就回来了。

想到女配最后的下场,苏欢浑身一颤。

金钱诚可贵,美男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她自己走,麻溜的滚开,给男女主腾地保命,这总行了吧?

睡了个回笼觉,苏欢点开通讯录,打通了原身母亲的电话。

“欢欢啊,这么早打电话过来,是不是又要我过来拿东西啊?”

苏母张晓丽打着哈欠道。

看一眼窗外,苏欢眼皮一抽。

快下午三点了,看来还在睡,嗯,情有可原。大概昨晚又纵情声色了。

她想起书里对张晓丽的形容。

胆大贪财、私生活混乱,爱女如命,但逻辑奇葩,且情商极低。

是了,当初原主就是在母亲的怂恿下,才大着胆子勾搭上男主的。

现在这人成了自己的母亲,苏欢……竟觉得疲惫的很。

在心里叹口气,她挤出笑容,“妈,我都跟薄行一年了,你应该可以找他谈谈,要点好处了……”

话还没说完,那头便传来兴奋的声音。

“宝贝女儿你终于想通了!男人的钱财,不拿白不拿!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薄氏,一定搜刮的够够的,把钱都给你存起来!”

说罢,便挂了电话,而后风风火火就往外走。

苏欢:……

笑容僵在脸上。

是遂了她的愿,但原主母亲这人设也太……胆大贪财了。

是了,男女主都是天选之子,她可不敢贸然提分手得罪男主,只能让男主丢面子,最好让他厌恶,然后丢个几百万让自己滚蛋……

迫不及待想被分手,她匆匆收拾自己,而后打车赶往薄氏。

与此同时,张晓丽报了闺女的名字,从茶水间接了杯咖啡,便大摇大摆走进总裁办公室。

“薄少一直努力工作呦,快喝杯咖啡休息休息。”

薄行抬头,便看见满脸堆笑的张晓丽。

哦,苏欢那个贪财的母亲。

他眉头皱着,压抑住不悦,只淡淡嗯了声。

要是平时,他就让保安把人赶出去了,但女人昨晚上的表现很奇怪,现在张晓丽在这里也很奇怪。

苏欢跟了他一年,张晓丽算上现在也只出现过两次。

贪财且生活混乱,女人一直不愿意让母亲出现在他面前,他就只当作自己不知道。

现在出现想干什么?

见男人没赶自己,张晓丽露出几分喜色,当即便往前凑了两步,唠家常一般开口道:“欢欢跟您现在这么好,我就放心了。我的闺女我知道,眼光是最好的了……”

“想要多少钱?”薄行皱眉,实在是不想再听对方念叨。左拐右绕,不过是想要钱罢了。

张晓丽:……

愣了下,她喜笑颜开道:“两百万!”

薄行星眸中的不悦越发明显,强压怒气,他开出支票递给对方,冷冰冰道:“钱给你,告诉苏欢老实点。”

清楚对方对自己的不屑,张晓丽心满意足接了支票,也不耽误,当下就走了。

来一次就是两百万,让欢欢再多闹两次,就算薄行有了新欢,也够她们母女好好生活了……

心里高兴,脚步也松快起来。

一直守在门口的苏欢看见人出来了,当即便上前抓住对方的胳膊,急声道:“那个、妈啊,薄行是不是让你快滚,别打些不入流的主意,顺带着让我也滚的远远的?我跟他是不是掰了?”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