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重生后太子妃天天都在打脸

第一章 重生

北燕国,丞相府。

谢九朝一身白衣变得破碎,破碎的地方皆是鲜血淋漓的肉,深可见白骨。

她趴在地上,头却倔强地抬着,面色如白纸,冰冷的眸子里都是嗜血的恨。

她是镇国公独女,也是丞相夫人。

在她面前站着两人,那得意地看着她的是十一公主,君绾。

君绾手里拿着长鞭,长鞭上还滴着她的血。

另一青衣男子便是与她成婚五载的夫君,林宇痕,他眼里皆是厌恶。

“林宇痕,我舍命为你生儿育女,镇国公府助你从一无所有登上丞相之位,你却与我最好的姐妹勾结一起背叛我,你忘恩负义,你们不得好死!”

谢九朝声音沙哑,她感觉呼吸不过来了。

“贱人,就凭你也配与本公主称姐妹?谢九朝,你不是北燕第一才女么,怎么没有看出来我从始至终都在利用你?”

君绾红衣飞扬,咬牙扬起手上的鞭子,狠狠地打在谢九朝苍白的脸上,眼中闪过一丝嫉妒,怒道,“谢九朝,你长得美,我就毁了你的脸,你唱歌好听,我就毁了你的嗓子,你爱的男人,我也要夺过来,我要让你一无所有!”

“绾儿,你打累了吧,让我来。”林宇痕含笑道,一手搂过君绾的细腰,一手拿过她手中的鞭子,“你不用夺,我从来没有爱过她,我的心里一直都只有你。你去一旁坐着,看我怎么折磨她给你出气。”

君绾一脸得意,“就知道痕哥哥最疼我了。”

谢九朝闻言,一股腥甜涌入喉咙,“林宇痕,你说过今生娶到我是你的福气,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我不顾性命为你生下孩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哼,就凭你配生我的孩子?绾儿已经有了我的骨肉。”林宇痕望向君绾的眼神充满了爱意和温柔,这些原本只属于谢九朝的。

“我娶你真是倒八辈子霉,如果不是你,我早就做驸马了,都是你阻拦了我和绾儿的幸福。”

“你以前对我的好都是假的?你就是利用镇国公府登上丞相之位?”谢九朝明知故问,她不甘心,曾与她山盟海誓的枕边人,发誓守护她生生世世的爱人,现在却要她的命。

“放屁,我的丞相之位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与镇国公府没有半点关系。”林宇痕目光闪躲,底气不足,心中怒意更甚,他恨镇国公府给他的一切荣耀,像是他脖子上耻辱的枷锁。

“区区丞相之位算什么,娶了我,痕哥哥便是驸马。”君绾得意地看了谢九朝一眼。

林宇痕那贪婪的眸子一亮,他像是邀功一般,一脚将谢九朝从趴着踢成仰面朝天,嫌恶地看了她一眼,扬鞭重重地落在她的胸口上

谢九朝想要伸手捂胸口,但她双手已经被君绾打断,她嘴唇青紫,面色通红,眉目拧成团,一股窒息之感袭来,生不如死。

她有心疾,林宇痕是知道的,而林宇痕却故意打在她的心口上。

“痕哥哥,你太棒了,你看她好痛苦。”君绾拍手欢呼。

谢九朝咬牙切齿,“你杀了我,我爹一定会灭了你丞相府!”

“呵,镇国公通敌叛国,满门抄斩!府上一百八十条性命早就在今天早上下地狱了。”林宇痕笑容舒心,十分解恨。

谢九朝的心像是被活活剜出来似的,她声嘶力竭,“你胡说,我爹对北燕忠心耿耿!”

“证据是我做的。”君绾得意洋洋。

“你们一对狗男女,不得好死!”谢九朝拼尽最后的力气喊道。

这时,一旁熟睡的孩子醒来,大声啼哭,奶声奶气地喊,“娘亲。”

谢九朝没有力气回应,她觉得双眼皮好重,头越来越昏沉,只在朦胧中听到君绾喊了一声“杀!”

接着,她听到“砰”地一声响,她努力睁开眼睛一看,是她的孩子倒在血泊中,没有了动静…

“儿子!”谢九朝血泪满面,怒视着林宇痕和君绾,“若有来生,我定要你们血债血偿,将你们挫骨扬灰…”

谢九朝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脱离了身体,意识渐渐模糊,恍惚中感觉有人往她手上戴了一样东西…

“九儿,九儿!”

谢九朝听着这一声声真切的呼唤,意识越来越明朗,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君绾焦急的面色,见她醒了,君绾一把抓住她的手,“九儿,你醒了,太好了,镇国公没事,我是哄你的。”

九儿?

谢九朝听着这陌生的称呼,打量着君绾,见她依旧一身红衣,脸上涂着厚重的胭脂,头上插满了头饰,全身上下透着庸俗二字。

这是还未及笄时的君绾,十分在意自己的脸面,恨不得日日穿金戴银,彰显她的身份。

她将手从君绾手里不着痕迹地抽出来,然后快速扫了四周一眼,发现是曾经学堂里休息的地方,周围都是她曾经的同窗,她确定自己重生了。

前世,她活得畏畏缩缩,处处忍让,结果还是被自己的枕边人和至交姐妹给害死了,还连累了镇国公府一百八十条无辜的性命。

苍天有眼,让她有机会重活一次,她一定不会再胆小怯弱,会守护好她的家人,让仇人血债血偿!

她目光再次落到君绾身上,想到君绾方才欺骗她的事情,于是愤然起身,一耳光扇在君绾的脸上,她的脸顿时就肿了,还多了五个明显的手指印。

周围的学子无不惊讶,谢九朝和君绾是好得可以穿一条裙子的好姐妹,怎么会突然出手?

而且打的还是当今公主,这胆子也太大了。

谢九朝的耳光打得太突然,君绾脑袋晃了晃,嗡嗡作响,过了好半晌她才回过神来,怒声质问,“谢九朝,你疯了,为什么打我?”

她问完,赶紧伸手捂住脸,脸像被火烧一样痛,刚才说话用嘴幅度过大,现在脸痛得更厉害了。

更重要的是,她被谢九朝当众下了面子,平时她欺负的那些同窗都在嘲笑她,她觉得自己像是脱光了衣服被众人调戏一样,难堪,丢脸。

她正想还谢九朝一巴掌的时候,却见谢九朝面色苍白,眼眶已红,声音里带着哽咽,指着她吼道,“绾公主,亏我一直把你当做好姐妹,你怎得能拿我爹爹的生死大事来哄骗我?”

谢九朝想起方才君绾的话,是君绾告诉她,她爹在边疆出事了,生死未卜,她当时心口一疼,一口气没有上来就晕死过去了。

不就是哄一下嘛,你爹又不是真死了,鬼哭狼嚎什么,君绾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却不能真说出口。

谢九朝还有利用价值,她现在不能把脸皮撕破,等利用完这次再好好收拾她,一定要把她的脸打烂。

于是,君绾假装要解释,“我…”,但,谢九朝根本不给她机会,她之前一直是柔柔弱弱的,不说打人,就是大声说话都不曾有。

她这突然转变难免惹人怀疑,正好趁此机会大闹一场,日后若是有人怀疑,便都是君绾的错,是君绾用她爹的死来刺激她改变的。

“我爹爹放弃京城的安逸生活,忍痛和妻女分别万里,无论严寒酷暑还是病痛,都带着将士镇守边疆,为的是还北燕一片安宁。”

说到此处,她那在眼眶里打转的泪花瞬间滚落出来,像是断了线一样不停往下掉。

“但是绾公主身为公主,却诅咒我爹爹死了,敢问绾公主是何居心?是对我爹爹有何不满吗?这样诅咒北燕功臣,皇上知道吗?”

面对谢九朝一连串的质问,君绾哑口无言,满脸通红,她现在后悔极了,当时应该换一个事情哄谢九朝的。

方才那些认为谢九朝打君绾是以下犯上的同窗,此时竟然觉得谢九朝打轻了,有些人家有男丁在边疆的甚至落了泪,向君绾投去厌恶的目光。

“就算是公主,也不能对北燕的功臣如此,太让人寒心了。”

“是公主就了不起啊,如果没有镇国公守住边疆,我们哪来的安宁。”

“对,这样无视北燕功臣的人不配为公主。”

学子们义愤填膺,越说越厉害,那唾沫星子有淹死君绾的趋势。

君绾连连后退,满脸通红,她身为堂堂公主,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这是第一次被这么多人当众指责,愤怒至极。

谢九朝冷眼瞧着君绾,恼羞成怒了?这就受不了了么?这才刚刚开始,之后,会让你生不如死。

君绾,你欠我谢九朝的,该是时候还了!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