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爱妻,我们有个娃

005:你失身了?

爱妻,我们有个娃 爷俊美无双

苏家玉一愣,深吸口气,看向那排荷枪实弹的士兵,抬脚走过去。

云卿拉住她,一脸懵逼和焦虑,“发生什么事了?家玉,你也是不省心,你这是惹上谁了?”

“……”苏家玉差点吐出一泼黑血。

没好气地翻个白眼,“我哪知道惹的谁!别跟过来,出去呆着!”

……

“苏小姐,我是沈青豫,律师。”

“我的委托人是谁,不是你能问的,他的身份非同一般,放眼S市,即便市长也要掂量三分!你的朋友并没有损失,苏小姐知道该怎么做。”

说着,这个律师递过来一张支票,憋得苏家玉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记得欺负卿卿的那个神秘男人,他浑身杀气,逼得冲进去的警察都自动后退,谁也没看见卿卿的身体,只有那巍峨如山的背影,震慑人心。律师说他不能惹,那就是绝对的不能惹!

苏家玉走出酒店门口,看着台阶上静立的云卿。

算了,卿卿也没失身,好像她断片了,这乌龙事别给她添堵,顾湛宇花式种/马这么多年,她就算是报复也没多看过别的男人一眼,骨子里冰清玉洁,要给她知道今晚这么一遭,还不得烦死。

这么想着,苏家玉就把那支票撕了。

夜风清凉,这时,酒店台阶下驶过一辆加长版的黑车。

到了圆形花坛的对面,那车突然停泊下来。

“OMG!宝宝居然看见了红旗牌轿车!”

“军牌耶!什么大人物?”

云卿被身后喧嚷吵得头疼,皱眉挪动两步,打算闭着眼吹吹风,忽然感觉脸上莫名一道压迫感,她下意识地抬眸,就撞进了两道漆黑的寒潭中。

那车窗降下来,车里坐了个人,刻骨如刀的侧脸,修剪凌厉的发梢,其他被夜色模糊,只看得见他垂在车边的一条手臂,遒劲修长,指间夹着一根香烟。

星火明灭,那道视线带着晦暗深沉的审视,寒芒地盯着她。

云卿的心莫名的跳漏了一拍,抵挡不住般,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手臂被人扯了一下。

她细喘着回头,面前站着严肃的警察,“叫云卿是吗?跟我们走一趟!”

……

警察局里,一整夜的审讯,天空都露出了鱼肚白。

苏家玉追上走得很快的女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把顾湛宇叫来警局?是他养的小三!昨晚要不是被人横插一杠,那贱人找的三个男人,早就把你给糟蹋……”

云卿走到车前,转过身。

苏家玉看着她一声不响站在那里,脸被晨光照得薄成透明,好像失血过多。

刚才在审讯室,警察反复审问她:你丈夫的情人找混混轮/奸你,是否属实?你丈夫是否知情?

她也是这样面无表情,好像刀枪不入,又好像一堆灰烬。

苏家玉的心像针扎一样疼,再也说不出什么,扶着她坐进车里,“你有些发烧,我们直接回医院吧?”

云卿闭着眼,摁着眉头轻笑,“还是别了,我怕我会忍不住拿手术刀血洗病房。”

是了,怎么忘了,那对狗男女还在住院!

车还没开到苏家玉的小区,云卿已经晕过去了。

身子紧紧蜷抱着,无意识的发抖,细瘦的骨头撑着衣服,二十五岁的年轻脸蛋白的发光,眼角的泪痕却空洞惨白。

苏家玉重重的叹了口气。

病由心生,则来势汹汹。

云卿醒来时已经第三天中午了。

“妈地,摊尸整整两天,老娘棺材都差点给你买了!”

“谢谢你没有直接把我送去火化。”

“……”

苏家玉懒得和她互相伤害了,开心的去做饭。

喝了清粥,云卿才有了一丝力气爬起来,苏家玉说她脸色太惨,还得拔个火罐。

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顾耀成,顾湛宇的爸爸。

云卿揉揉眉心,最终还是接起,“爸。”

“小卿……爸知道你工作忙,可是你妈又犯病了,不肯吃药,大吵大闹的家里不得安宁,你是医生,爸想着你会照顾人,你现在赶紧回别墅来看看!”

云卿静默,最后淡淡的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苏家玉就忍不住了,“你答应干嘛?纯粹就是把你当佣人使唤,医生就会照顾人?从哪儿听的胡说八道了,这老爷子虚伪,还听不出来你声音病了?压根不管你!”

“他也没办法了。”

“一开始你就不该去照顾,现在回回找你,再说顾湛宇这妈,呵呵……”苏家玉意味深长地冷笑。

云卿冷静道,“是他家的媳妇一天,就撇不开这些关系。”

“卿卿,我也不逼你,你内心问问你自己,顾湛宇还爱你吗?”

云卿低眸,眼睫一僵,内心缓缓地抽痛,爱情啊,遥远的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苏家玉哑声说,“你和他的感情我看着过来的,十五岁你住进他家,你在放学路上跟我说你喜欢上他,十七岁你欢天喜地的说他也喜欢你,那一刻你眼里的光芒我一辈子都忘不掉。可是现在糜烂得还剩下什么?”

还剩下什么?恨?

顾湛宇对她近乎发狂的恨。

可悲的是连这恨,她始终弄不明白究竟为什么。

车停在顾家别墅的草坪前,云卿怔怔地回神,抿直嘴唇,下车。

穿过院子,云卿走到客厅,人还没看清,咚地一声,一个茶杯唰地飞向她脑袋!

尽管包挡得快,还是溅了一身烫水。

“陆柔希,你疯了不成!”顾耀成愠怒低吼,“小卿,烫到没有?”

云卿倒是习惯了,把外套脱下来放到沙发边,朝屋子中央的轮椅看过去。

那上面坐着的女人,一双眼睛也在盯着她,头发盘的一丝不苟,脸上尽管松弛扭曲,依然能看出年轻时的貌美。

云卿面不改色地走过去,“妈,哪里不舒服?”

“看见你这个丧门星,我哪里能舒服!”

云卿从佣人手里取过药,端来杯子,“不舒服就喝药。”

水还没递过去,啪的一下又被打翻,“滚开!”

云卿满头的水,一言不发,去厨房重新倒回来,她看着女人腰部以下,轻声开口,“妈,你不吃药,腿会萎缩得更丑,到了夏天遮不住,还想被那些太太们嘲笑你是个瘫子?恐怕湛宇看见你的腿,都会害怕……”

“住嘴!你这个贱人!轮得到你来羞辱我?”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