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八零真千金甜又飒

第001章 重生1982

“扒光了她,丢到大街上!我能让她活着不舒服,死了也不体面!”

“啊!”顾织雾惊叫着睁开眼,心脏砰砰直跳。

入眼的却是发黄的天花板,上方还有一个绿色的三页吊扇在吱嘎吱嘎转。鼻尖满是消毒水的味道。

她——没死?

顾织雾下意识的想要去摸手机看时间,却意外看到了挂在墙上的挂历。

挂历上印着的女明星竟然是顾织雾当年迷过的电影《庐山恋》的女主角?!

而巧笑嫣然的女明星旁边,赫然印着“1982年”的字样。

“哈!哈哈哈……”顾织雾抬手挡在眼泪,忍不住的低声笑起来。

她没死!甚至还重生了!

重生到一切都还没有发生的1982年!

顾织雾深吸一口气,望向天花板的眼神满是癫狂。

上辈子,收养她的顾奶奶因病去世。韩家人很快找上门来,认回她后便离开沪市,来到京城。

哪怕知道那个在医院同自己抱错了二十年的假千金韩瑾瑜还在韩家生活,顾织雾来的路上也是抱着和平共处的心态来的。

却不想,人家压根不屑。

韩瑾瑜仗着有父母的偏爱,几次设计顾织雾。

最后更是趁着家里唯一疼爱顾织雾的韩爷爷意外车祸去世,撺掇韩父韩母将身无分文的顾织雾从家里赶了出去。

赶出韩家还觉得不够,又仗着韩家的势力放出狠话。

导致顾织雾拿着大学文凭,辗转各地却连一份最基本的工作都找不到。

颠沛流离近十年,顾织雾才在韩瑾瑜伸手不到的地方,用这些年攒下来的钱开了一家面包房。

被韩瑾瑜绑架前一天,她的第二十五家连锁面包房刚刚开业,眼看着日子越来越好。

她却被韩瑾瑜花钱找来的人绑架,虐杀在午夜无人的小巷里……

顾织雾红着眼,双手死死的捏着拳头,仿佛还能感受到刀子划破喉咙,又剜掉眼睛的痛楚!

既然重生一次,她要韩瑾瑜血债血偿!!!

“醒了?”病房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男人带着讽刺的声音在病房里响起,“真是祸害遗千年!”

顾织雾顺着声音看去,便看到一张熟悉又恶心的脸。

韩瑾钦,她血缘上的堂哥,却处处维护假千金韩瑾瑜,明里暗里没少帮着对方坑害自己。

韩瑾钦见顾织雾没有反应,说话更难听了,“没家教的东西,真不知道顾家那个老太婆怎么教养你的。”

顾织雾不能忍受有人往顾奶奶身上泼脏水,面若寒霜的撑着上半身坐起来,黑水晶一般的眸子冷冷的看向他。

“我的教养,你不配领会!”

男人一怔,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顾织雾居然敢顶嘴?

撸起袖子就想要修理顾织雾,还没动作。病房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脚踩着黑色小牛皮高跟鞋的女孩。

“二哥,你怎么又和小雾吵架了!”

女孩站在男人身边,动作亲昵。笑盈盈的像一朵水仙花。

若不是顾织雾亲眼看到过这个女孩面不改色的说着杀人挖眼的话,她也不会相信,这白净无暇的外表下,隐藏的黑心毒到流脓!

韩瑾瑜见顾织雾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以为是自己的先发制人又起作用了。

满心得意,面上还要装作温柔大方的笑着说:“小雾,事情我不怪你。家里那边我已经说了,是我们下楼的时候没站稳,不小心摔跤的。你回家之后不要说漏嘴了,不然爸妈肯定会生气的。”

听到这熟悉的话,顾织雾缓缓抬起眸子,如蝶翼般浓密的睫毛颤动了几下。

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冷笑。

还真是老天爷帮她,竟然重生到了这一天!

韩瑾瑜原本是想用苦肉计栽赃顾织雾,却不想意外失手,让顾织雾从楼梯上摔下来。

趁着顾织雾在医院治疗的时候,韩瑾瑜便在家演了一出大戏。

不仅将玩苦肉计的黑锅扣到顾织雾头上,说顾织雾害人反害己。还将她自己塑造成一朵纯白无瑕,每天都被顾织雾欺负的小白花。

韩父和韩母明显的更偏向韩瑾瑜这个假千金,其他人自然也就信了。

反正,从这一天起,顾织雾在韩家就成了恶毒的代名词!

从始至终,除了疼爱她的韩爷爷意外,没有一个人可以依靠。

想到这些,原本平复下来的情绪又有些激动。

“你还有脸笑?顾织雾,你还有没有廉耻心?莫不是摔坏了脑子?”韩瑾钦正好看到顾织雾的笑容,心里更加不悦了。

顾织雾收敛了激动的情绪瞥了眼对方,讥讽道:“我要是脑子摔坏了,那你韩瑾钦就是脑子和大肠长反了。”

韩瑾钦从小是在国外长大,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意识到顾织雾这是在说他一脑子都是屎之后,像是被点着的二踢脚,瞬间暴躁起来,起身就要去扯病床上的顾织雾。

“你动我一下,我就敢十倍还给韩瑾瑜!反正你也说我没教养,不如干脆坐实!”顾织雾微抬着下巴,漆黑的眸子里像是藏匿着浓烈的戾气。

韩瑾钦挥拳的动作僵在半空中,似乎觉得太怂,又强装镇定的挺起了胸膛,“你摔个楼梯还真摔出胆子来了,真以为我怕你!”

顾织雾不怒反笑,干脆从病床起身,目光冷冽的走到韩瑾瑜面前,“那你试试!”

见韩瑾钦和韩瑾瑜两人正一脸“见鬼”了的表情看着自己,轻嘲一声,说:“我发现,自己之前还真是给你们脸了!对不对?冒牌千金!”

一句“冒牌千金”,差点把韩瑾瑜气破防了。

韩瑾瑜强忍着内心不甘的屈辱,红着眼,靠在韩瑾钦的怀里,小声道:“你说的也没错,我确实不是爸妈的孩子……”

“谁说你不是!”韩瑾钦眼神鄙夷的看着顾织雾,“如果不是你陪着小婶婶,她的身体早就垮了。你是我们韩家的恩人!也是她顾织雾的救母恩人!”

顾织雾好笑的看着两人,“救母恩人?”

“真是好大一张脸!”

“且先不说韩家认不认你这恩人,就这次我从楼上摔下来的事,孰是孰非,也不是你一面之词便可定论的。韩小姐,你说呢?”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