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离婚后,丑妻成了心尖宠

第1章 被名义上的老公占了便宜

疼,浑身像被碾压过一般。

方若薇秀气的眉头一拧,慢慢睁开了眼。

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精壮的胸肌。

蜜色的肌肤上,还残留着细细的抓痕。

男人!

方若薇的呼吸一滞。

抬头,就见到了一张熟睡的男人俊脸。

硬朗的下颚,菲薄的红唇,高挺的鼻梁……

精致的五官轮廓,宛若上天最好的画作。

是他!

陆厉琛!

她一年前协议结婚的老公!

他回国了!

方若薇倒吸了口冷气,吞了吞口水,压下到嘴的惊呼,轻轻起身下床。

清风拂动,掀起纱窗一角,让一缕缕清晨的阳光照了进来。

看四周的陈设,这是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套房。

真是搞笑!

她和陆厉琛的结婚协议即将到期,两人一年来从未同过床,可临到最后,她却被他占了便宜。

不对!

昨晚,是她误闯进了他的房间,抱着醉酒的他又亲又撩的。

想到昨晚的事,方若薇穿好被撕破的衣服,红唇紧抿。

一阵悉簌声,身后传来男人微哑的嗓音。

“撩完了就想跑?”

他醒了!

方若薇的脚步一顿,没有回头。

“这位先生,都是成年人,昨晚的事,就当从来没发生过吧。”

她赌他没认出她来。

昨晚是她擅自闯了进来,这个闷亏,她认了!

“呵!你倒是潇洒!”

啪,灯光亮起。

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紧接着,她的手臂一紧,人就被拽过身去。

他高大健硕的身躯上,只围了一条白色浴巾。

肌理分明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透着几分狂野的性感。

以及,侵略性极强的压迫感。

方若薇压着心头的狂跳,“不然你还想怎样?你是男人,吃亏的总是女人。”

女人的容颜娇美,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眸很是漂亮。

陆厉琛黑眸幽邃,“说,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潜入我的房间?”

昨晚他刚回国,几个老友给他接风洗尘。

他喝得有些多,迷迷糊糊中,闻到了女人的香气。

这气息,有些熟悉。

而她的滋味,更让他食髓知味。

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女孩吗?

他果然没认出她来!

也是!

一年前嫁给他时,她画着丑妆。

这一年来,他们只见过两回。

每次她都以丑妆示人。

就算他火眼金睛,也认不出她来。

方若薇挣开他的手,往门口退去。

“先生,你不用紧张,昨晚是个意外,我不是那些想爬上你床的女人,毕竟,昨晚我的体验,很不好!”

门被打开又合上。

陆厉琛反应过来,一张俊脸黑了又黑。

她的意思是,他的技术很差?

这女人,想死吗!

陆厉琛周身的气息沉沉,脚下一动,踩到了一个物件。

微微弯腰捡起,发现是一个胸牌。

化妆师:海琳。

门外,方若薇长吁了口气,紧裹住衣服,忍着浑身的酸痛,跑到了电梯口。

一侧的包间门被打开,男人和女人打情骂俏的声音传了出来。

方若薇无意间一瞥,红唇紧抿。

她是个化妆师,昨晚接了一个单子,替几名模特化妆。

没想到活动结束后,自己会被主办方中的一人惦记上,借口请吃饭时,在自己喝的饮料中加了东西。

她记得当时那杯饮料,是她的小姑子陆嫣然递给她的。

难道是陆嫣然串通了主办方陷害的她?

方若薇绷着俏脸,掏出手机,拍下男人和女人缠绵的画面,随后转身继续等电梯。

“海琳。”

身后传来女人的叫声,方若薇回头看她。

“真是你!”

陆嫣然上下打量着她,“海琳,你不是挺会逃的吗?瞧你这样,昨晚还是被人狠狠滋润过了?究竟便宜了谁啊?”

看来自己的猜测没错。

方若薇攥紧拳头,“陆小姐,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她是陆家少夫人的事,显少有人知晓。

这个陆嫣然,自然也不知道她的身份。

“为什么?因为你不知廉耻,勾引我男朋友!”

她男朋友?

指的是萧默寒?

这个陆嫣然,果然是蛮不讲理的大小姐脾气。

“陆小姐,你是不是有臆症?一,我和萧默寒只是普通朋友。二,他还没答应做你男朋友。三,你玩得这么开,也不缺男朋友吧?”

方若薇晃了晃手机。

陆嫣然脸色一变,“你刚刚拍照了?”

“陆小姐,希望你适可而止,不要再针对我,否则……”

这个陆嫣然,被陆夫人宠坏了。

叮,电梯门开了。

方若薇没再理会陆嫣然,准备进电梯。

只是出来的人,让她脚步一顿,眸光微闪。

他是……

“宋助理?”

陆嫣然瞪大了眼睛看着宋临江,“你来这儿干什么?”

“陆小姐,我来给陆总送衣服。”

陆嫣然:“……”

这家酒店是陆氏集团的产业。

这层楼只有两间房。

所以,她同父异母的哥哥陆厉琛回来了?

昨晚她算计海琳,却让她睡到了陆厉琛!

豪华套房里。

陆厉琛穿上宋临江送来的全新衣物,颀长的身影是惯常的矜贵冷傲。

宋临江看着这满室的狼藉,一时无言。

“让你查的消息,还是没查到?”

陆厉琛系着胸前的衬衣扣子,淡声询问道。

“这……还没。”

自家总裁四年前出了点意外,有个女孩用身体救了他。

这四年来,他们一直在找她。

可那女孩子却像消失了一般。

陆厉琛整理衣服的手一顿,黑眸落在桌上的胸牌上,拿起把玩。

“去查一查刚刚从我屋子里出去的这个化妆师。”

很熟悉的感觉,会是他一直要找的人吗?

“是。”

宋临江顿了顿,迟疑地问道:“陆总,你确定要和现在的少夫人离婚?老夫人似乎很喜欢她。”

“协议到期,她还不配做我陆厉琛的妻子。”

一个用钱买来的替代品,还是他的继母好心替他挑选的。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做他的妻子?

陆厉琛眸色一沉,平缓的语气里透着几分讥讽。

“好,我这就通知少夫人,不是,是方小姐,告诉她你已回国,让她今晚在别墅等你。”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