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穿成名门贵女后,我造反了

第001章 重生遇险

大秦,城郊外。

刚下过雨的山涧到处都弥漫着泥土的清香,一辆马车正加速前进着,车帘被晚风吹起一角,露出少女纤细的手腕和小巧的下巴。

“咳咳咳……”断断续续的咳嗽声传来,在夜晚显得尤为突兀。

“姑娘,天越来越黑看不清路了,要不咱们就在附近休息一夜,明早再进城?”一个身穿黄色圆领衫的丫鬟朝马车内的人说道。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让人听的都担心车内的人会咳的晕过去。许久,马车内的人才平复了气息,有气无力的回了声“好”。

黄衫丫鬟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说道,“那您先休息片刻,若是乏了就出来溜达溜达,但千万别走远,奴婢和车夫去附近给您打点水。”

说完,她朝着车夫使了个眼色,两人便转身速速消失在了夜色中。

树上的知了叫的人心烦,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掀开车帘,露出一张清冽俏丽的脸,却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小巧的下巴因过分消瘦,更衬得人盈盈可怜。

沈云曦看着逐渐爬上树梢的月亮,心中诧异去打水的人怎么还没回来,一路从南阳赶到郡京,足足十天的路程,她本就身体孱弱,如今更是折腾的像是断了骨头。

突然知了的叫声骤停了,夜,静的出奇。

沈云曦看着无风却晃动的树梢,心底莫名升出几分恐惧,突然,原本还在吃草的马仰空长鸣,随后发疯一样掉转头奔驰。

“啊……救命!”沈云曦被狠狠的摔回马车里,吓得失声尖叫起来,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心惊胆战。

马车已经完全失控,在山涧中疾驰,眼看着就要到了悬崖边上,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车内的人脸色煞白,哭的梨花带雨,拼命喊着救命,可除了空荡的回音,再无其他。

终于,马车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跌落悬崖,消失不见,而隐匿在暗处的人观察片刻后,消失在了夜色中。

山崖下的溪水边,一队铁骑军正在安营扎寨,燃烧的火堆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一个身穿玄铁铠甲的年轻男人正站在主帐外看着士兵夜训,他剑眉星目,俊朗的脸上无甚表情,许是长年征战沙场的缘故,周身的肃杀之意让人不敢靠近,可那骨子里透出的贵气却又让整个人显得愈加风华绝代,此人正是大秦四皇子,人称战神的威远将军……萧景明!

“四哥,这次击退突厥,长岭一战大胜,父皇总该有所表示了吧,这些年一直……”说话的是旁边一个白袍小将,与主帐外的男人相比起来,脸庞显得有些稚嫩,高高束起的马尾昭示着主人的张扬肆意,正式当朝七皇子,萧景辰。

“老七!”萧景明沉声打断他的话,俊逸清冷的脸上平添了几分寒意,“你我自从军以来,为得就是庇佑百姓,而非功名利禄。”

“可是四哥……我只是觉得不公平,父皇未免太……”

“住口!”瞧着萧景明的脸色越发阴沉,萧景辰有些委屈的别过头,好看的眼睛里满是打抱不平的愤恨。

看着眼前这个自幼跟随自己的弟弟,萧景明岂会不知他的心意,不过是替自己觉得不值,替自己觉得不公而已。

到底是缓了语气,萧景明说道,“老七,你记住,天下哪有这么多事情都能论个公平,更何况你我生在皇家,若是觉得不公,那也只能说明自己还不够强。”

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才有机会将天枰摆正。

看着自家四哥沉稳的侧脸,萧景辰终是将话听了进去,颔首道,“四哥的教导,我记住了。”

“殿下,弟兄们巡逻在河边发现一具女尸,请您过去看一眼,如何处置。”负责巡夜的统领小跑过来禀报。

女尸?这里离郡京城不过数十里,若是涉及到命案,不是小事。

沈云曦只觉得像是有车轮从身上碾过一般的痛,她脑海里还浮现着军机爆炸的场面,甚至清晰的听到自己每一根骨头都被炸裂的声音。

她是二十一世纪最强的女军医,且不论医术能排至世界前三,一身格斗本领在部队也是出类拔萃,只是没想到遭到暗算,驾驶的军机出现故障,途中发生爆炸,自己也因此丧生。

“四哥,这女人是坠崖的吧?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可惜了……”萧景辰看着河边满脸血污的“尸体”摇头叹息。

他们今夜才刚到郊外扎营,此时一具女尸就出现在扎营范围内,这是巧合,还是另有蹊跷?难道郡京城里的人都等不及他明日进城就已经开始动手了?萧景明不由得蹙起了眉。

“葬了吧。”片刻后,这位一向果断杀伐的威远将军发了话。

得了命令后几个新兵立即上前准备将“尸体”抬走找个地方安葬,可谁知下一刻几人便“娘啊”一顿鬼哭狼嚎,嘴里喊着“诈尸了诈尸了”抱头鼠窜。

只见那“尸体”的手指开始蜷缩,慢慢的整个身体都坐了起来。

“唰”的一声,沈云曦只觉得头痛欲裂,刚睁开眼睛耗尽了力气才缓缓起身,脖子就被一柄寒而凛冽的长剑所指,她甚至能感受到那剑气划破她皮肤的痛感。

“你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

沈云曦脑子一片混沌,她不是死了吗?眼前这个拿剑指着她,周身贵气的俊美男人又是怎么回事?

突然脑袋一阵钝痛,铺天盖地的信息席卷而来,沈云曦,沈家嫡女,自幼体弱多病被养在南阳乡下,近日因先皇赐婚一事被丞相沈家接回郡京城,却在归京途中不幸坠崖身亡……

她这是穿越了?这具身体的原主与她同名同姓,只不过沈家嫡女是坠崖身亡,她是坠机身亡,也算得上是异时空里的一对难姐难妹了。

萧景明盯着眼前这个“诈尸”的女人,虽然满脸血污看上去有点惊悚,可那双杏眸却是清明至极。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