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封爷,你的白月光被虐跑了

第001章 见不得光的原配夫人

锦城,半山别墅。

远山天色阴沉,突然一道惊雷乍响,瓢泼的雨骤然倾泻而出。

床上的女人眉头紧皱着醒来,三千青丝柔顺地垂落到腰间,衬得肌肤愈发雪白。

“夫人。”张嫂叩门轻唤。

“什么事?”

“先生回来了。”

闻言,叶禧面色一惊。

“好,我马上出来。”

她丝毫不敢耽误,立刻梳洗打扮,还特意戴上了封瑾昀送给她的那套珠宝。

十分钟后,叶禧紧张地捏着一张报告单,惴惴不安地出现在他面前。

封瑾昀穿了一身高级定制的黑色西装,身形笔挺地坐在餐桌旁,优雅地切着一块菲力牛排。

“刚醒?”

他沉沉出声,声线磁性迷人,哪怕只是两个简单的字眼,也把叶禧迷得七荤八素。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没事。”

封瑾昀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深邃。

“不是出差三天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有事要说。”

叶禧骤然收紧双手,紧紧地攥住衣角,掌心已经渗出了一层薄汗。

“其实……我也有事想给你说……”

她站得很远,声若蚊蝇,封瑾昀似乎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他没有应答,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一旁的文件,示意叶禧拿去。

稍稍走近,封面上的几个字眼猝然闯进她的眼帘。

离婚协议书?!

结婚两年来,封瑾昀宠她爱她,他们感情一直很好,叶禧甚至觉得这样的平静而幸福的日子永远不会被打破。

但是现在,封瑾昀突然提了离婚?!

叶禧拼命控制住情绪才不至于让自己失态,此刻她就站在封瑾昀面前,却没有勇气伸手拿起那份文件。

“婚约不是三年么?”

叶禧强装镇定,极力挤出一抹干涩的笑。

“小雪回国了,我给过她承诺。”封瑾昀的声线清冷疏离,“总是要结束的,早点结束也没什么。”

当初同意与叶家联姻,看中的也正是这一点。

叶禧缓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呼吸,掌心已经被指甲掐得通红。

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一枚联姻的棋子,但叶禧自己很清楚这场婚姻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强忍着心中的酸涩,她悄悄将要说的话咽进心里。

很快,她脸上那抹失落也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勉强的笑容。

“封总,那我先提前恭喜你了。”

“嗯。”

他淡声回应,没什么情绪起伏。

叶禧没有立刻离去,而是坐到了他对面,让张嫂给她上了一碗小米粥。

其实一点胃口都没有,但她还是想留在这里。

或许,是最后一次和他一起吃饭了。

叶禧失神地用勺子搅动着热粥,神情滞滞的。

封瑾昀寒星般的凤眸打量了她一眼,目光清冷。

“在想什么?”

“哐当——”

骤然松开的汤匙碰到碗壁上,发出一声脆响,立刻将叶禧的思绪拉了回来。

“没什么……”

“不许撒谎。”

叶禧略带惊恐地抬头,封瑾昀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正直勾勾地看着她。

“可以……”她轻轻出声,“可以再等半年么?”

“什么?”

叶禧几乎要将头埋进碗里了。

“这两年来,爸妈对我很好,他们或许还不知道我们要离婚。”

“嗯。”封瑾昀若有所思地点头,“那就等爸过了60岁寿辰再说。”

“好。”她迫不及待地回复。

话落,一道专属铃声响起,他当着叶禧的面接了个电话。

三言两语之间,封瑾昀将最柔情的一面展现在了她面前。

叶禧木然地看着,心脏疼得仿佛在滴血。

不用想都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封瑾昀心里的人,是她此生都遥不可及的明月。

说来可笑,她能目睹这一幕,都是借了别人的光。

“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禧起身想帮他拿外套,肺部猛地阵痛,她的脸色“唰”地一下就白了。

但封瑾昀并未察觉到她的异常,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他走后,叶禧飞快地冲进厕所,伏在盥洗台前,咳出的血水很快就将白色的陶瓷染得一塌糊涂。

那股疼痛缓解后,她颤抖着手摸出包里的报告单,靠着墙壁跌坐在地。

她的病正在以不可遏制的速度恶化。

哪怕是在最为先进的圣保罗医院医治,最多也只有一年时间。

叶禧紧闭双眼,重重地喘气。

如果能在这一年内妥善处理好所有的后事,那她也没什么牵挂了。

叶禧迷蒙的双眼突然有了些许光亮,痛苦地咽下一把药片,强撑着身子离开了卫生间。

吃了药之后,她又昏昏欲睡,但突然有个电话打了过来。

封瑾昀。

看见那三个字眼,叶禧瞬间清醒不少。

“喂?”

叶禧刚咳嗽过,因此嗓子有点沙哑。

封瑾昀听出了她的声音不对劲。

“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感冒。”叶禧苦涩地回答。

“天冷多加衣。”

他这是随口一说,还是真的在关心她?

叶禧小心翼翼地出声:“有什么事吗?”

“今晚有个宴会,你跟我一起去。”

“啊?”

叶禧错愕不已,但封瑾昀已经挂了电话。

她刚才没听错吧?!

颜雪都回国了,封瑾昀竟然还让她和他一起去赴宴!

心跳得越来越快,叶禧拿着手机坐立难安。

没过多久,封瑾昀的助理秦墨便带着顶尖的妆造团队上门了。

“夫人,封总正在公司处理事务,稍后会来接您。”

秦墨的每一个字,都让叶禧觉得很不真切。

“他真的这么说?”

闻言,秦墨笑了笑。

“当然,您是封少夫人啊。”

封瑾昀,到底在想什么?

叶禧很难理解。

他这么爱颜雪,难道颜雪就不介意自己爱的人和其他人一起在公共场合大秀恩爱?

想到这里,叶禧心里陡然生出一抹痛楚。

明明她才是名正言顺的“封少夫人”,但她反而像见不得光的那位。

设计师给她准备的是一条香槟色鱼尾长裙,后背采取镂空设计,恰到好处地展现出了她的蝴蝶骨。

叶禧坐在梳妆台前,造型师替她做好妆造后,都忍不住惊呼一番。

从业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惊艳的模特。

叶禧的五官非常精致,略施粉黛后,清冷之中平添几分妩媚,让人看一眼就挪不开目光。

被这么多人看着,叶禧也有些不好意思,下意识地低头理了理裙摆。

“夫人,封总还有五分钟到楼下。”

闻言,叶禧立刻起身,迫不及待地往门口走。

“我去等他。”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