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离婚吧,我的马甲快捂不住了!

第1章 跟我儿子离婚

啪啦——

“你死人啊!磨磨蹭蹭的!不摔个东西都喊不动你了是吗?”

秦蓁听到杯子摔碎的声音,小跑着上楼,还没站稳便被继婆婆徐婷拧着耳朵痛骂。

她疼得缩了缩脖子,却不敢躲。因为躲了之后,只会遭到更狠厉的一顿毒打。

“摆这死相给谁看?我欺负你了吗?”

徐婷最恨她这副怯弱模样,伸手就在她手臂上一阵狂拧,“封晟娶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蛋也不会下一个,就会给我添堵!”

秦蓁心头一窒:是她不想给封晟生孩子吗?

她那么爱他,哪怕过得连条狗都不如,也要硬着头皮留在封家。可封晟有正眼看过她一眼吗?

“夫人,您消消气。先办正事吧。”封晟的秘书韩尤娜适时开口道,阴毒的目光落到秦蓁身上,吓得她打了个冷颤。

韩尤娜来封家的次数其实不多,可每次来都能叫秦蓁脱层皮。

“对对对,”闻言,徐婷果然兴奋地满脸红光,将一纸离婚协议书往秦蓁面前一拍,“签字!劝了这么久,封晟早该休了你了!”

韩尤娜把笔硬塞到秦蓁手上,厉声命令:“快签!别惹封总不高兴!”

秦蓁的脑子轰的一声炸响!

自嫁进封家后,被丈夫当成空气一样无视,被婆婆当条狗似的欺凌,甚至都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她都咬牙撑了过来,就是为了留在封晟身边啊!

从他救她的那天起,她就发誓,要用一生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他为什么……

秦蓁连连摇头,惊惧后退,“婚事是两家祖辈定下的,不能离!”

“这可由不得你!”徐婷不屑地冷哼一声。

“封晟不会这么对我。我要向他问问清楚。”秦蓁声音很小,语气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放肆!”徐婷没料到秦蓁竟敢顶嘴,气得抬手就是一耳光。

枯瘦的秦蓁没有防备,一下子摔倒在地。

手掌被地上的碎瓷片划破,刺目的鲜血,喷涌而出。剧烈的疼楚将这个可怜的女人彻底击垮。

她跪在满是碎瓷片的地上,挪着膝盖一路跪到了徐婷和韩尤娜的脚边,苦苦哀求:

“夫人!我真的不能离开封晟!求求您了,您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韩秘书!夫人最心疼你,求你帮我求求情吧!”

“你也配?”韩尤娜嫌恶地一脚将面前的人踹开——

“啊!”

秦蓁身后就是楼梯口,经韩尤娜用力一踹,整个人瞬间失衡,不受控的往后倾倒,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徐韩二人心虚地对视一眼,然后探身往楼下望去。

只见秦蓁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贱人,敢跟我装死?”徐婷刚冲下楼,就撞见了踏进门的封晟!

封晟本是借口回来拿落下的文件,实则想亲自跟秦蓁说清楚离婚的事。

结婚这半年来,秦蓁过得有多辛苦,他看得清楚。即便对她并无感情,也是心有不忍,这便想通过离婚放她自由。

人人都说是他克死了自己的妈妈和奶奶,还说像他这种天煞孤星,根本就不该娶妻。

他也觉得不应该因为秦蓁的八字够硬,就把她强行绑在这段荒谬的婚姻里。

谁料他一进门,便看到那招人嫌的后妈又在欺负秦蓁!

他不是警告过她,要给秦蓁最起码的尊重,否则别怪他不客气吗?

矜贵俊美的男人视线猛地一沉,幽冷的眸子被秦蓁脑后不断流出的鲜血刺痛!

他急步奔了过去,“秦蓁,别怕……”

徐婷这才慌了神,忙撇清道:“是她自己摔下去的,是——”

封晟阴鸷的目光一瞥,徐婷吓得噤了声。

封晟迅速脱下衣服包住秦蓁的头,为她止血后,一个号码拨了出去:

“通知李院长,我十五分钟后把人送到。”

他小心地将人打横抱起,火速赶往医院。

秦蓁,你不准有事,听到没有!

……

秦蓁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狂欢,车祸,命悬一线时,她被一个叫封晟的俊美男人给救了。

那男人不喜欢她,但因为祖上定下的婚约,她如愿嫁给了他。可她过得并不好,封家那些人对她各种欺辱——

秦蓁不禁轻笑,荒唐——

谁敢欺辱她?

她可是福布斯年轻富豪排行榜上最神秘的女大佬,还不把那一根根颐气指使的手指全部掰断?

笑顿在了嘴角,秦蓁眉头紧蹙,下一刻她睁开了眼。

眸光清亮深邃,哪里有半分怯懦迟疑?

“还知道醒啊?可真能装!”

顺着声音,秦蓁看到了站在床边的韩尤娜。

后脑立即传来一阵刺痛:这位韩秘书,不就是把她踹下楼的罪魁祸首吗!居然还敢送上门来?

韩尤娜却没有发觉秦蓁的变化,一脸轻蔑地将离婚协议书扔了过来,“等你好久了,快签字!”

望着那纸协议,秦蓁才惊觉梦里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不可思议地冷笑一声:

这婚嘛,她根本就不稀罕。她秦大小姐最不缺的就是美男和钱。不过——

信手一翻,漂亮的指尖就精准地点上了协议某处,“离婚赔偿呢?”

韩尤娜一怔,心头发虚:

封晟为了让秦蓁离婚后衣食无忧,确实给了巨额赔偿。但她妒恨秦蓁居然能得到封晟的垂怜,又欺秦蓁软弱,便将这笔钱给私吞了。

她尖酸讥讽,“你是什么东西?也配提赔偿?”

“啪!”

秦蓁冷笑着,将手里的文件直接砸在韩尤娜的脸上,“那就滚。”

韩尤娜震惊地瞪着眼前的女人,紧接着下意识地扬手想要往她脸上扇去。

可没等落在实处,手就已经被秦蓁牢牢地抓住。

韩尤娜吃痛,夹着哭腔破口大骂:“秦蓁!你——你疯了!”

何止疯了?这软脚虾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韩尤娜从心底生出一股恐惧,却愈加凶猛地咬着牙,“你就不怕我告你?”

秦蓁笑着甩开了她的手,“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毕竟在那之前,我会先起诉你们——”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