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穿书后,我把反派大佬撩坏了

第一章 逃跑失败

深夜,一声尖叫惊醒了沉睡中的靖王府。

“走水了!走水了!”

小厮们婢女们连忙救火,这火起的位置刁钻,要是夜风再吹上一刻钟,必定是要蔓延到王爷寝屋去。

惊醒了王爷,全府都得吃板子。

秦蔓两只手拎着空桶,跟在小厮后面往厨房里去,装作去打水救火的样子。

头昏昏沉沉的,她都能感觉到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流。

咬紧牙关,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只要跑出靖王府,从此以后天涯随姐去!

几天前,她刚跟完一个十七小时的手术,因为长期熬夜,没抗住,倒下了。

再醒来,秦蔓发现,她穿书了,穿进了一本她老早之前看过还吐槽的虐恋文。

女主秦绾绾和男主九皇子相爱而不能相守,经历了相互误会,解开误会,陷入更大误会,最终完美结局结尾。

完美结局?不,你们想错了,秦蔓,她不是女主啊喂!而是前期替女主秦绾绾嫁给失宠王爷,前太子现在靖王祁豫枫的一个小庶女!

原主在秦府那简直就是一个小透明,下人都拿她当空气,唯唯诺诺胆小怕事,嫁给靖王当天是被喂了迷药,套上嫁衣,才送进了轿子里。

对外却说原主是养在外祖家的嫡长女,自小身体不好,养到十五才回府。

这一个月除了进门当天遥遥看过祁豫枫一眼,其他时候原主都待在院子里,又逢入秋,着凉烧了一整夜。

然后秦蔓这个异世魂就来了。

透明小庶女啊!竟然高攀嫁给了当朝王爷,就算人家失宠了,那也是天潢贵胄。而且这位爷也是个超级无敌反派大佬,牛逼战神,是个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人物,最后结局也没死,把男主国家搞的乱七八糟,一扭头又跑去了另一个国家当王去了。

传说他心机深不可测,身边谋士一屋子,绝顶高手如云,自己也是个文武全才,而且面冷心冷,一个眼神就能让人活活吓死。

这修罗一样的男人,她一个炮灰可惹不起啊。

秦蔓冷汗流了一夜 最终她拍手决定!

跑了!

有多远跑多远,她找婢女弄到了假身份,趁这个机会出城往南去,最好一路离开这个国家,一劳永逸。

要不然按着剧情进展,明天一早,九皇子婚宴上祁豫枫就会发现自己妻子是个假的,然后怒不可遏,然后……按着剧情她可能要血溅三尺!

秦蔓惜命,尤其是现代死了一次,好不容易活了,那就算换了个朝代她也想活着。

秦家为了让她替秦绾绾嫁给靖王,给了不少嫁妆。

只要她省着点花,一定能过好下半辈子的。

秦蔓跑进了厨房,趁大家都匆忙提着水去救火,她放下水桶,弓着腰沿着厨房后墙一路往后门而去。

这条路,她这几天摸了十几遍了,因此天全黑也不碍事。

那小小的后门进入视线,胜利就在前方向她招手!

秦蔓心里小小的欢呼起来,然后加快脚步,却觉得膝盖脱了一下力,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

嘶……好痛。

揉了揉膝盖,秦蔓继续前进,没几步又跪下了。

怎么回事?

秦蔓不信邪,继续走,结果两条腿都忽然脱了力,她趴在了地上。

小门近在咫尺,但她冷汗已然流到了鬓角。

一次摔倒是意外,两次三次呢?王府里谁身边有这种高手接二连三的点她的麻穴,最后这下还直接让她脱力了。

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步步的似乎踏在她的心上。

紧接着,周围安静了,周围仅剩下一个脚步声在靠近。

黑缎缠金线靴出现在她面前一米远地方,秦蔓顿时心如死灰。

完了,被抓包了,死期要提前了。

前面的人蹲下,伸出一只冷到如同冰锥的手指,挑起了她的下巴。

“本王不知,王妃竟有这种爱好?”

“深夜放火,趁乱出逃。”

“私买文牒,伪造身份。”

每说一条,秦蔓眼里的绝望就多蔓延一点。

一直到祁豫枫薄唇轻启,一字一句冷声问。

“每一件都是死罪,王妃想怎么死?嗯?告诉本王。”

秦蔓浑身发抖,膝盖上穴位被点了,暂时脱力,没了知觉起不来,只能狼狈趴地上。

她撑起上半身,抬起头看着眼前能掌控她生死的人,张了张嘴:“呃,我说我是出来赏月的,王爷信吗?”

“呵呵,府中着火,王妃却来赏月?你觉得本王信吗?”祁豫枫冷冷的看着地上的秦蔓。

好像她自己也不信,秦蔓眨巴眨巴眼睛。

眼前男人容貌无人能敌,至少秦蔓没见过比他更美的,无论男女。只是,他那双眼睛里,似乎藏着一个压抑的恶魔一样,每多看一秒,就多一分恐惧。

夜风吹来,秦蔓发丝乱了。

弯着腰的祁豫枫愣了一刹那,然后单手捏紧了秦蔓的下巴,生生把人往前拖拽了半米远。

秦蔓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的脸碰到了男人的胸前的衣服。

她想,这人好奇怪,杀人还要先闻闻味儿?

“喂,祁豫枫你干嘛?要杀就杀,不必折辱我吧!”秦蔓叫唤着,却被祁豫枫一记手刀劈晕。

唔,头好痛腿也痛,活着好难啊。

再一次睁眼时候,秦蔓已经回到了她的寝屋里。

熟悉的藕色窗幔,不同的是,她右手被人紧紧攥在手里。

力气极大,秦蔓用力挣脱无果。

还把单手撑着下巴假寐的祁豫枫给弄醒了,右手被松开,秦蔓立刻拿被子把自己围起来,往角落里缩。

像一只小企鹅,只露个头在外面。

这时秦蔓贴身婢女碧青送来一碗黑乎乎的药。

“不好,这厮要毒死我。”秦蔓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祁豫枫。

秦蔓看着那碗黑漆漆的药水逐渐靠近自己,挣扎了一会儿,奈何力气太小,不到三秒就连人带被子一起被祁豫枫单手扣在怀里。

黑药被送到嘴边,秦蔓闻这就觉得这毒药贼苦。

“不喝,我不要被毒死!”

古代毒药纯度不高,毒死人的过程太痛苦了。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