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摊牌了,腹黑老公是我圈来的!

第1章 别找死

唐笙笙死在炎夏。

刀子一下一下的捅进她腹部,何少阑冷漠阴鹜的声音犹如毒蛇般钻进她耳蜗:“唐笙笙,你就是个贱人。”

“你居然敢拿假资料骗我,害得何、唐两家破产。”

“老子今天就弄死你,让你滚去阴曹地府报道。”

剧痛让唐笙笙完全说不出话,她十指死死抠进地面,看着面色阴鹜的男人,断断续续道:“这多亏了你啊,没有你我也没机会嫁给司承泽……”

她这辈子,幼年流离在外孤苦无助,长大后,父母资金链断裂舍不得唐心雅嫁给何少阑这种花花公子,就把她接回家代替唐心雅嫁给眼前这个男人。

可是唐心雅不知道父母的良苦用心,一心认为自己抢了她的男人,和何少阑勾搭成奸,污蔑她医术不精病人死在了手术台。

在一片骂声之下父母又把她赶出唐家,唐心雅如愿嫁进何家,可何少阑却在结婚前趁机下药想占有她。

要不是那晚的男人是司承泽,她早就死了。

这两人,将她的人生毁的彻彻底底,那她,为何不能报复!

他们就该穷困潦倒,吃尽苦头!

“你觉得……我是有多蠢,才会相信你,我就是!要你何、唐两家玩完,这辈子……都别想翻身。”

“哈哈哈哈……咳咳咳。”

带着腥锈味的血沫翻滚到喉间,呛的她剧烈咳嗽起来,可唐笙笙依然觉得畅快。

可惜啊,就是还没能跟那人解释清楚,她还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嫁过去,没想害他的,那些资料,都是假的……

随着身上的血大量流失,唐笙笙开始觉得身体发冷,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彻底陷入黑暗前,她听到声厉喝:“唐笙笙,你敢!”

是谁啊,听着有些耳熟。

……

再睁开眼睛,只觉得又冷又疼,想要出声,却发现自己躺在窗外露台上,四肢都被紧绑着,连嘴都是被绑条捆着。

灰蒙蒙的天空飘着稀碎的雪花,落在身上凉极了。

唐笙笙尝试着坐起来,却被一只滚烫的手扼住了后颈。

“别动!”

男人阴冷的声音压着她的耳朵,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后颈上,让唐笙笙本能的浑身僵硬。

在狭窄逼仄的露台上,男人的身体和她贴的很近,空气里弥漫着浅淡的血腥味。

这声音、这地方……

唐笙笙顿时惊了。

她这是,回到三年前了吗?

而且还是第一次遇到司承泽的时候……

她想起来了,她是被唐心雅打晕在这的。

“少阑,啊……你为了我放弃姐姐,嗯…不后悔吗?”女子娇媚的声音犹如一把钩子,瞥了一眼那厚重的遮阳帘,双腿如蛇攀住男人的腰。

“我本来就不喜欢她,要不是我家老爷子思想封建,非要我结这娃娃亲,就凭她也配入我的眼?”男人语带不满,说完又是一用力,室内一片旖旎。

室内的声音不堪入耳,让唐笙笙神色蓦然沉了下去。

这是何少阑和唐心雅的声音。

何少阑是她的未婚夫,还有几日便要订婚了,而唐心雅是她刚认的亲妹妹。

之所以是刚认的,是因为幼时过节的时候,唐笙笙意外走丢了,直到最近才被唐家找回,也凑巧了,她刚回唐家,唐家资金链就出了问题,不得不赶紧和资金雄厚的何家联姻。

唐家对唐笙笙有愧疚,这段‘金玉良缘’也就‘便宜’了刚回来的唐笙笙。

唐心雅一心认为唐笙笙抢了她的东西,处处欺辱她。

所以才有了此时此刻——唐笙笙被唐心雅绑在露台上,在几步之遥的门内,和她的未婚夫颠鸾倒凤!

想到这里,唐笙笙掩在夜色里的眼睛中闪过一抹冰冷的颜色。

既然她死后重生,定要他们血债血偿,百倍奉还!

这些血海深仇,一一清算。

她跪坐在地上,冻的浑身发抖,脖子上的暖意让她从回忆中回神。唐笙笙轻唔一声,示意他看自己被扭在身后的双手,表示自己毫无敌意。

司承泽犹豫片刻,移开了手。

“别找死。”阴冷的声音,警告味十足。

饶是已经有了准备,唐笙笙还是忍不住一哆嗦。

她老实的点了点头,然后悄声摸索出兜里的手机,听着内室糜烂的声音,发出了两条短信,又悄悄的删除了发送记录。

唐心雅,偷人你敢做,敢不敢认呢?

空气里的血腥味越来越重,她背对着司承泽,也不知道他伤势到底如何。

想着,她悄悄蹭掉嘴上的绑条,压低声音小心翼翼道,“先生,您放心我不会叫人的,但您好像伤的很重,撑得住吗?”

司承泽眼瞳深眯,飞薄的刀片迅速贴在唐笙笙白净的脖颈上,“你是谁?为什么会知道我受伤?”

“我闻到血腥味了,”唐笙笙生怕他不信连忙解释道:“我是长垣医院的医生唐笙笙,绝不会做害人的事,请您相信我。”

司承泽挑眉。

唐笙笙?

那个被刚被唐家认回就抢着要嫁给人渣的睁眼瞎?

“我能闻到血腥味,说明您出血量已经很大了,外面一时半会似乎还结束不了,您还行吗?”

司承泽怔住,这个女人,担心他的伤?

如果他没记错,外面那正翻云覆雨的可是她未婚夫,何家大少爷何少阑。

听闻她极其的喜欢那何少阑。

在没被唐家认回之前,便利用医生职务之便,勾引何少阑。如今被唐家认回,有了身份后就立刻和何家确定了婚事。

可此刻她被绑成这样锁在这里,听着自己心上人和别人做苟且之事,还能不动声色?

有点意思。

就在这时,酒店的门被敲响了,何少阑不耐烦的去开门,门刚开了一条缝,就“哐”一声被踹开,瞬间哗啦啦进了一屋子的警察将两人团团围住。

“警察,都抱头蹲下!”

“少阑!”唐心雅发出一声尖叫,躲进被子里。

何少阑面色漆黑,挡在床前,“滚蛋,什么狗屁警察,回去打听打听你老子是谁!”

为首的警官看了一眼床上蒙着头的人,冷漠的亮出警察证。

“警察办案,有群众举报这里瓢娼,不管你是谁,请配合我的调查。”

“我嫖你妈个头!”他暴躁的拿起床头柜上的台灯砸向警察,砸出的瞬间,就被警方一个擒拿扣倒在地,‘咔咔’两声双手被反铐在身后。

“还敢袭警!妨碍公务罪,请穿上衣服跟我们走一趟。”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