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玄学娇妻十项全能惊艳全球

第1章 初来京城

一片低调奢华的别墅区里,来来往往都是开着豪车穿着名牌的贵族,只有一个女孩站在中间分外惹眼。

她穿了一身灰色的麻布衣服,露出半截纤细的脖颈,巴掌大小的脸上镶嵌着清澈如水的眸子,仿若天边星星一般夺目。

秦小小半抿着唇,小手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处的半颗水晶,一路颠簸,还好没把这个东西丢了……

她深吸一口气,按照外婆给她的地址走到了一个别墅的门口,按下门铃。

“谁啊。”管家不紧不慢的走出来,本来还算正常的目光在看见女孩一身粗布麻衣之后瞬间变了一副样子。

“我们这里不是慈善机构,也没有定点服务,你还是去别的地方看看。”管家讥讽出声,而且一直是在隔着大门说话,丝毫没有让女孩进去的意思。

秦小小歪歪头,最终还是轻轻开了口。

“我找沈寒声。”

管家一听见大少爷的名字脸色突变。

这个乡巴佬居然还想玷污了大少爷!

“你从哪里听来的大少爷名字?”

女孩皱皱眉头,思索了片刻,还是选择了如实回答:“我是他的未婚妻。”

外婆生前的遗愿就是让她一定要到京城来,找到那个小时候定下的娃娃亲。

管家听到未婚妻三个字的时候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他毫不客气地诋毁:“大少爷岂是你这种乡巴佬可以随意惦记的?哪里来的赶紧滚回哪里去!”

秦小小第一次听到这么粗俗的话,她一直跟着外婆生活在乡下,虽然衣着朴素,但是过的很富足,整个乡间都是他们的地盘。

从未有人对她说过如此过分的话。

女孩微微皱眉,璀璨的星眸聚集了一些怒气。

她很少生气,因为秦小小从小比别人多了一个技能,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会……

“叔叔,你的头顶好秃……”女孩温吞的吐出一句话。

随即一阵风吹了过来,管家的一头假发被吹走了。

“不过乌鸦好像很喜欢你这种头型……”

女孩话音刚落……

好巧不巧头上一群乌鸦飞过。

管家感觉到温热的东西落在了自己的头上,他下意识的摸了摸……

管家干呕一下,居然是乌鸦屎!

秦小小无害的勾勾唇,在她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乌鸦嘴会成真。

为了让她和正常人一般的生活,外婆特意封住了她这个技能,可是外婆一去世,这些技能也都被释放出来了。

“晦气!”管家黑着脸把头上的乌鸦屎拿下来。

“在这做什么呢?”沈老夫人刚从寺庙回来,便看见小姑娘乖巧的站在门口,一双小手无措的放在身前,样子惹人怜爱。

“老夫人,您快进来。”管家赶紧给老夫人开门:“不知道哪里来的乡巴佬,赖在咱们别墅门口不走,还招来一群乌鸦。”

管家狠狠的瞪了秦小小一眼,把这一切都归结到了她的身上。

这别墅区向来清静,哪里来的乌鸦?肯定是这个乡巴佬带过来的。

秦小小眨眨眸子,轻柔的开口:“我不是乡巴佬,我是来找沈寒声的,我是他的未婚妻。”

沈老夫人浑身一震,激动的转身拉住女孩的小手:“你……你是小小?”

秦小小点点头。

“真的是小小,转眼都这么大了,外面凉了,快进去。”老太太笑呵呵的挽着女孩的胳膊。

而跟在身后的管家已经傻眼了。

秦小小跟着老太太进了大厅,看着豪华的陈设,忍不住惊艳了一下,这里的装扮和乡下确实很不一样。

“小小,从乡下过来肯定累了吧,先在沙发上休息一下。”老太太慈祥的说完,转头严肃的看向了管家:“王管家,现在给寒声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

管家诺诺的点头。

……

此时一个豪华酒店

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卡座上,矜贵的拿着一个装着红酒的高脚杯。

房间的门被打开,打扮的妖艳无比的女人虽然早就有了一些准备,但还是被卡座上的男人狠狠的吸引了一下。

男人虽然半阖着眸子,但是依旧掩盖不住那张妖孽的容颜,俊逸的五官就像是被上天细细的雕刻了上百遍。

女人吞吞口水,虽然很是喜欢,但是她克制住了,好看有什么用?这个男人克女人,若是真的和他结婚了,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京城早就传开了,沈家大少爷俊美无比,家财万贯,但是同样他杀伐果决不近人情,最重要的是克女人!

接触沈寒声的女人不在少数,而且都是圈子里面出了名的千金。

顾家千金曾经和沈寒声刚刚宣布交往,结果第二天顾家千金开车撞到了实木桥上,变成了植物人。

正家大小姐去和沈寒声约会,结果司机刹车失灵,掉进了水里。

诸如此类,还有很多,所以京城的传言变这么传了出来。

果然,上天对大家都是公平的。

这样想着,女人已经慢吞吞的走到了男人的身边。

“沈少爷,今天一个人啊。”女人妖媚的开口,手指忍不住想摸摸男人俊逸的脸颊。

在女人靠近的瞬间,沈寒声已经醒了,他冷冷的挑挑眉,一把抓住女人纤细的手腕。

“不怕?”

女人恍惚一下:“怕什么?”

“不怕死?”男人声音冷冽,但是夹杂着丝丝的磁性。

让人听了很上头。

女人忽然笑了:“如果真的能死在沈少爷的怀里,那我应该能成为京城那些千金羡慕的女人。”

“呵呵。”男人喉结溢出一声冷笑:“是这样?”

沈寒声抓住女人的手腕狠狠一捏。

咔嚓,卡间里忽然响起骨头碎裂的声音,女人的手腕居然生生的被沈寒声捏碎了!

女人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无比,额头上的冷汗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沈少爷,为什么这么对我?”

沈寒声冷漠的看着那张妖媚的脸,没有半点感情。

“沈少爷,我做错什么了,你……”

女人话没说我,身后的冷汗也跟着流了下来。

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大了,单是对视一眼就足够让她浑身发软。

沈寒声晃了晃高脚杯里面的红酒,眉眼含着笑意,但是周身的冷意在渐渐加深:“那批货,运到哪里去了?”

女人一慌,但是还是装作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勾引沈少爷是我不对,但是媚儿真的不知道沈先生口中的货是什么。”

“哦?”女人话还没说完,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