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穿成被休农妇后我娇养了敌国的皇帝

第一章 穿越归来

“轰隆隆……”

随着震耳的雷声,一道道闪电紧接而至。

大雨,倾刻而下。

湍急的江底,失去意识的柳芸猛地睁开双眼!

怎么回事?

她是华医大最著名的神外博士生导师,更是国际上有名的神偷。

那天有人出了高价,让她去偷一枚神秘的戒指。

她好奇之下打开一看,灰蓝色的蛋面下配着黑色戒托,像坐在一朵大菊花上,真丑!

哪知那戒指下竟然另藏机关,连零点零一秒的机会都没有给她,刺眼的蓝光一闪——“砰”!

炸了!

可怎么就炸到水底了?

翻身向上游去,却感觉力气很小,游的很废劲,等她终于爬上了岸,好家伙差点没被呛死。

气喘吁吁地抹了把脸,赫然发现这手很小,还骨瘦如柴更布满了伤痕,她惊悚地坐了起来,做为女人第二张脸的手向来保养得宜,怎么可能弄的如此不堪入目?

而更恐怖的,她感觉这个小身板也很不对劲!

尤其是那小排骨上连个小笼包都没有!

吓的她急忙伸手往两腿间掏去——还好还好,她还是个姑娘,就是太瘦了!

目光扫向江面,哪怕大雨还在下着,仍能看出来,她长了一张面黄肌瘦的小脸!

只是,左侧腮边连着耳朵还有脖子,怎么被染成了红色?

伸手搓了两下就愣住了,我滴的乖乖,搓不掉!

这是胎记吗?

像朵大菊花!还有点眼熟,就是没想起来在哪见过!

(记:鹅是彼岸花彼岸花好吗?神特么的菊花!)

转瞬间,她的脑袋像炸开了一样,画面一帧接着一帧,那不属于她的记忆全部翻涌上来。

大庆朝是一个制度森严的朝代,但它并不存在于她所熟悉的历史中。

座落于杏花江畔的杏花村四季分明,而原身柳芸娘是四岁的时候,被曹夫人从外面买回来的,是给她儿子曹舒阳冲喜的,所以,她成了曹家的冲喜媳妇。

有婚书,还有一张卖身楔!

十年间,不管寒冬还是烈日,柳芸娘无时不在杏花江里浣纱用以养家,可谁能想到,曹舒阳科举中了榜眼,回来就以她不会生养为由不但休了她还再次卖了她。

柳芸娘怒火攻心,直接吐血栽进杏花江里淹死了!

柳芸魂穿而来,她能感觉到原身那浓浓的恨意与耻辱,想着她也回不去了,就拍了拍小胸口:放心,这仇我给你报了!

原本瓢泼的大雨就那么停了,秋风扫过了耳衅,柳芸忽感身体一轻,芸娘似乎离开了。

便在这时缩在岸边的老叫花子,轻声说,“芸娘啊,你莫要想不开……”

柳芸扭头,嘴角忍不住抽了两下,真没辱了“花子”的名称!

手里拄了一根棍,衣服是由各种破布拼的,脑袋上还顶了个破筐,呸……乱糟糟的头发,那脸也不知道是长的就那样还是伪装的,雀黑!

尤其被雨淋的,像落汤鸡!

难道这就是她二婚要嫁的男人?

见柳芸没说话,老叫花子又问她,“用爹拖你上来吗?”

爹?

那看来不是嫁给他了!

记忆中老叫花子是四年前被柳芸娘从江里捞出来的,也不知道为啥他就没在离开。

后来他时不时的就会躺在江边晒着太阳,可也没记得他有儿子?

现在去想,这老叫花子很不对劲哦!

做为户籍制度森严的大庆,这老家伙在村里一住就是四年,里正还没撵他,可见并不是一般的人!

还有,他为何要买一个刚刚被休了的女人?

秋风扫过,柳芸冻的直打哆嗦,她需要取暖需要干衣服,更需要弄明白老叫花子的目的,就跟着他回了家!

村西头,新盖了一间茅草屋。

老叫花子推开门,对她说,“屋里有干净的衣服,快去换上吧!”

柳芸停住脚,看着他那佝偻地身影,问,“你当真让我进屋去?”

这老头子在算计她!

那屋里的呼吸虽浅,可做为一个对声音相对敏感的偷来说,还是听的很清楚的。

老叫花子点头,“听话!”

柳芸再次看了他一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就抬脚进了屋,房门在她的身后关上了,并传来落锁声!

柳芸没动,靠在门板上,渐渐适应房中的阴暗。

这屋子不大,进来就是个小堂屋,有一张小桌子,两把旧椅子,桌子上摆了一套红色的衣服,旁边还放了张纸,“婚书”二字很显眼,她的名字也看得清!

眉心微动,这老家伙果然不简单!

这才多会儿工夫啊,他不但准备了嫁衣还办好了婚书!

右侧挂了个帘子,隔了间内室出来。

只是有股伤口糜烂的味道!

“出去!”冰冷的声音从内室传来。

柳芸眯了眯眼睛,那老头会不会有些饥不择食?

才买回来就要安排入洞房?

有点生气。

不过,她现在浑身湿透,只想换上那干爽的衣服!两步来到桌前,就把衣服拿到了手里,顺眼看了下婚书——白大郎!

呵,这要是个真名,她把婚书吃了!

这时,内室里传来“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而后门帘下透出一只苍白的手,帘内声音更加阴冷也更加着急,“滚出去!”

柳芸非常的不爽!

她不过就是想换下湿衣就让人撵了两次了,爆脾气直冲脑门!

上前一把抓住那只手,将人从内室拽了出来,腰部一用力,就将人从头顶给摔了过去。

回身下压,用膝盖抵住他脖间动脉上,只要她想,瞬间就可以取他性命。

“本姑娘只想换件干衣,你却一直撵我,活腻……”

那如墨般的眸子,白净棱角分明的脸孔……这不是三天前,芸娘从江里捞上来的少年吗?

柳芸娘江中浣纱十年,鸡鸭鹅狗什么都能捞上来,可人就捞了那么两个,自然记得清楚!

只是没想到,这少年被老叫花子捡回去了,还跟自己扯了婚书,这可有意思了!

这一愣神的工夫,就被少年推到了地上,胳膊上传来钻心的疼痛,吸着凉气瞅了一眼,皮肉外翻哗哗流血,应该是掉江里的时候划破的!

她皱眉,扫了眼倒地起不来的少年,那长裤粘在腿上,糜烂的味道很重。难怪会摔到地上,应该不能走路了!

只不过就这一小会的工夫,他原本白净的小脸染起了不正常的红润,呼吸又急又重,身子更烫的惊人。

柳芸眉心一动,“那老家伙给你下药了?”

真是个不干人事的老王八蛋!

抓着少年进了内室,少年已逞兽状,可见药效很猛!

只是少年努力控制着自己,紧扣着床板,又急又臊地喊着,“不想死就赶紧滚……呃……出……去……”

柳芸砸了他两拳头,少年才缓缓倒了下去。

甩了甩手,这小身板力气太小了,打个病号还这么废劲,唉!

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看了看少年的腿……纵使她有千般医术,没有药品也是完球哇!

咋整?

忽觉蓝光一闪,她仿佛在左手的食指上看到了一枚戒指!

有点像她偷的那个,只不过当日它珠光宝气的,刚一忽闪像块破石头!

就是转眼没影了!

她愣了一下,眼前慢慢出现一个小小的空间。

她所需要的药品一一摆在那里!

咦,这是出现幻觉了?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