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架空> 绝世双宝,神医娘亲不好惹

第一章 帮我报仇

兆悦二十七年,七月十五,夜。

京城西边的庄子里,十几个丫鬟小厮手持火把,簇拥着一名身着华服的女子。

“苏婉,你下毒谋害王爷。今日,本妃便替王爷杀了你这个毒妇!”苏芸涂着蔻丹的手,指着跪在地上,衣衫褴褛的女子,目光中满是怨恨。

苏婉抬头看向苏芸,冷笑一声:“你不过是一个侧妃罢了,还敢在我的面前自称本妃?”

“说我给王爷下毒,我倒要问问:你用计陷害我,将我困在这里。我要如何做,才能给王爷下毒?”

“要我看,给王爷下毒的人就是你!为的就是杀了我,好霸占贤王府正妃之位!”

苏芸被说得身子一怔,表情扭曲,恨不得将苏婉活剐了才甘心。她好不容易等到现在,只差一步,就能得到自己心爱已久的男子。

今夜一过,她便是名正言顺的贤王妃!

“来人,将她捆起来关进去,放火烧了这里。”苏芸睚眦欲裂,不再多听苏婉说一句话。

她要烧了这里,做出苏婉畏罪自裁的假象。这样一来,便是死无对证。哪怕战文轩醒过来,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苏婉挣扎着,可她一个弱女子,根本不可能挣脱小厮的束缚。越是挣扎,绑着她的绳子就越紧。

“嘭”的一声,门被关得严严实实。很快,她便嗅到了火油的味道。

苏婉心中绝望,她不想这么轻易死去,她要回去找战文轩,告诉他:不是她给他下的毒,也不是她推战文琳下的悬崖。

这一切的幕后主使都是苏芸,她是被陷害的!

只可惜,她的嘴被堵上了,整个人给五花大绑的丢在地上,想叫都叫不出来。他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再也挣扎不动了。

外边火光四起,阵阵滚烫的灼浪席卷而来,将苏婉的最后一丝意识,焚成了灰烬。

苏芸坐在马车上,看着眼前熊熊的火光,心中痛快不已。她终于可以高枕无忧了,终于可以成为所有女子的眼中,最羡慕的存在了!

……

苏婉是被热醒的,滚滚浓烟呛得她难受不已,肺都要咳出来了。

睁开眼,便看见烧得掉下来的房梁。想站起来跑开,却发现自己被人绑成了毛毛虫。只能就地一滚,险险躲开。

脑中剧痛不已,苏婉紧咬牙关,仔细的看着周围的景物。

不远处已经被烧塌了一面墙,乱石瓦砾的旁边有一口井。苏婉来不及多想,扭着自己的身子往那里“狂奔”。

落进井里的那一刻,她的心才放了下来,暗道一声:“得救了——”

调整呼吸,让自己漂浮在水面上。忍着头疼,耳边回荡起诡异的声音:“帮我报仇!”

“你是谁?”嘴里堵着的碎布被吐了出去,苏婉呢喃出声。

这里显然不是她住的地方,可是她又是什么时候被人运出来的?

她忙完了公司里的事,回去公寓不久便听见了警铃声。她要离开公寓,可那该死的门却怎么都打不开。

转头看向墙上的显示屏,只一眼,她便认出了那个人。至于那人困住她的原因,想必是为了烧死她,好夺走她母亲留给她的手札……

闭着眼睛,苏婉看到了脑海中的画面。

原主是兆悦国相府嫡女,从小就爱慕贤王战文轩。数次算计,终于成为了贤王妃。

可是她的庶妹苏芸,却在背后狠狠摆了她一道。用计陷害她,逼她离开战文轩。她不肯,苏芸便借用战文琳的事情,将她驱逐出府,关到了这里。

原主已经魂飞魄散,刚刚的那一句话,也是最后的一丝怨气所留下的。

井口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苏婉抬头看了一眼,除了火光什么都看不见。她还被捆着,若是不快些将绳子解开,恐怕在井里泡到大火熄灭,自己也没命了。

井边挂着一个铁块,兴许是被水汽侵蚀久了,上面已经有了一层厚厚的铁锈。

苏婉将手上的绳子按在上头摩擦,希望能解开自己的困境。好在老天保佑,天快亮的时候,大火渐渐熄灭,他身上的绳子也被磨断,被她挣脱开来。

浑身湿透的苏婉,如淹死鬼一般从井里爬了上来。站在井边看着眼前的废墟,低声自言自语道:“我会替你报仇的!”

空气中还有浓重的火油味,久久散不开去。苏婉看了一眼皇城的方向,走去“寝屋”寻找没有被烧掉的首饰。

她得离开这里,不能让苏芸发现原主还“活着”!

……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