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穿书后,每天都为分手费疯狂作死

第一章 我要木木的抚养权

曲尤只感到后脑勺一阵刺痛,还未睁开眼睛便听见了一个妇女气势汹汹的怒吼。

“你这该死的女人赶紧带着你那小拖油瓶滚出司家!”

她的太阳穴因为这尖锐的音阵阵刺痛,接着曲尤感觉到自己的手指被一个柔软的小手握住。

小奶音怯怯的响了起来:“妈妈,我们回家吧。”

曲尤费劲的睁开眼,低头便看见了一个精雕玉琢宛如小仙童版的小娃娃。

一瞬间,她的心都要化了。

宋玉梅瞧见曲尤没有要走的意思,当即抡圆了胳膊就要朝着她的脸打过去。

曲尤下意识的抬手阻挡,接着狠狠的用力一折。

她大学体育修的是近身搏斗,下意识的会防范对自己造成危险的外界攻击。

宋玉梅一声惨叫,脸色惨白。她看着和往日似乎有些不同的曲尤,眼神中的怨恨之色更浓:“司家娶了你进门真是家门不幸!你这毒妇还不快滚!”

曲尤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个关键词。

司家。

她只是熬夜睡了一觉睁眼就站在了这个地方,此刻也是一头雾水。

但根据那个中年老妇女嘴里说的司家,曲尤心底隐隐升起了一个不好的想法。

只是眼下局势不明,出于谨慎她还是转过了身面朝那个小娃娃。

“走吧。”

曲尤揉了揉小娃娃的脑袋,抬手将他抱了起来,他看起来有四五岁的样子,但体重却出乎意料的轻。

“妈咪……”司云牧怔了一下,自打他出生以来,妈咪从来都没有抱过他,也从来没有对他这么温柔过。

这种感觉陌生又不自然,出乎意料的是他并不排斥。

抱着小家伙走了半天路后,还是在司云牧的提醒下她才抱着他走进了一辆骚气的红色超跑里面。

看这配置,曲尤大致能猜到这是哪里了。

她还是不死心,将小家伙扣在副驾驶的儿童椅上,轻声开口询问道:“木木?”

“嗯?妈咪我在。司云牧的小眼神不由可见的一亮。

这个小名是已经过世的外婆给他取的,自从外婆去世后已经很久没人这么叫过他了。

曲尤开始头疼了。

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穿越到了自己昨晚熬夜看的那本小说里面,曲尤和本文男主司夜爵青梅竹马,门当户对。她二十岁刚到法定年龄就给司夜爵生了个儿子,顺利奉子成婚。

听起来很美好是一对神仙眷侣对吧?

但曲尤是个女配。

事实的真相是,曲尤给司夜爵下了药才得以上了他的床,后来更是以孩子为要挟逼迫司夜爵娶她为妻,加上两家老人曾是老战友,彼此关系不想闹僵,给两家抹黑,于是在月份还不显的时候便让曲尤嫁到了司家。

但司夜爵不是一星半点的厌恶她,他有自己的白月光,两人大学相识彼此都是各个领域的顶尖人才,英雄相惜。他不喜欢曲尤多愁善感,心计如城府的女人。

于是干脆直接在女主,也就是白月光所在的城市成立了分公司,三年之后更是和白月光强势回归,强硬的要和曲尤离婚,曲尤不肯就被赶出了司家,最终因为司夜爵的冷漠和疏远导致她疯狂的想要陷害白月光,被司夜爵发现厌恶更深,最终曲尤接受不了打击,带着孩子跳海了。

现在的剧情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应该已经快到了大结局,司夜爵带着白月光回家,司家人赶她出门了。

开局就想要她死?

曲尤的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她的命才不会掌握在一本破书里面,不就是离婚带个娃?有什么难的?

带着司云牧回到了原主还没结婚时住的小别墅,曲尤简单收拾了两间屋子让木木睡下之后,她翻出手机里面第一个联系人点击拨通电话。

不出她的意料,被拉黑了。

曲尤柳眉一挑,找出司夜爵的微信编辑了条信息点击发送。

“明天九点北街咖啡厅,谈谈离婚的事。”

她没有半句啰嗦,发完这句话之后便洗漱了一下上床睡觉。

与此同时,司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司夜爵看着手机屏幕上曲尤发送来的消息眸中明显划过几分不耐烦。

每次都是这样。

每次都拿着离婚的幌子骗他过去,实际上还是不死心的想要刷回忆想让他将关注力转移到她身上半点。

司夜爵对这种耍心计的小女人并不感兴趣,特别是她算计和他结婚更是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但这一次,曲尤发的话却格外的平淡。

不似于平日里面长篇大论的委婉讨好,这次的消息格外的简洁。

万一是真的呢?

他的手微微一顿。

就信她最后一次吧。

司夜爵看着屏幕上的字眼,深邃的眸中闪烁着隐晦不定的光芒。

九点,曲尤准时到达了北街咖啡厅。

她刚进门就看见了最角落里面气场强大面容冷峻的男人。

只能说男主不愧是男主,简直就是造物主精心雕刻出来的完美艺术品。

峻拔挺立的五官,锐利的鹰眼中是黑曜石般深邃的眸瞳,立体的鼻梁下面是多情又无情的薄唇。

他单单是往哪里一坐,周围的所有人都自然而然的成了背景板。

曲尤落落大方的走了过去。

司夜爵一抬头就看见了一个热烈的火红色身影,一袭包臀的烈焰红裙将她完美的身材比例恰到好处的勾勒了出来,细腰翘臀,小腿在半边斜起的剪裁出若隐若现。

美的热烈又危险。

他从来没有见过曲尤这幅打扮。

曲尤将包包放在腿上遮住了半年风光,接着她摘下墨镜露出马上惊艳绝伦的小脸。

她长得极美,是那种具有危险性攻击的美感,由于前些年原主一心想要做好司夜爵的贤内助这才打扮的娇娇柔柔,现在换做是她了自然不会委屈了这幅好相貌。

“既然司总今天到了那我就长话短说,婚后夫妻财产我肯定没有司总的十分之一多,所以我只要拿回我的嫁妆和房产,以及一千万的离婚补偿费用。”

她的逻辑很清晰,说出来的条件恰到好处,不多也不贪。

司夜爵一时间有些摸不透曲尤的想法了。

她这幅模样倒是格外的吸引人。

“还有呢?”

司夜爵也是人精,曲尤自然能说出这么简单的条件肯定还憋了个大招。

“嗯。”曲尤应了一声,端起眼前温热的咖啡轻抿了一口:“我要木木的抚养权。”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