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裁豪门> 顾爷的小妖精高不可攀

第1章 意外被结婚

妈蛋!

居然被睡了!

舒滟灵手指紧紧扣进手心,指甲刺激手心的痛感让她艰难的保持着清醒。

她提着婚纱巨大的裙摆,甩下高跟鞋向庄园岔路的另一边丢去,快速逃向左边。

天杀的!

到底是给她灌了多少酒,到现在她还头晕脑胀的厉害。

细软的薄纱罩在她精致的锁骨上,衬得她白皙的肌肤上的吻痕若隐若现。

“她往那边跑了,追!”

“站住!”

靠!

不行,这样下去很快会被抓回去的!

“灵儿,嫁给他可是你的福分!”身后传来父亲舒远道气喘吁吁的声音。

福分?

什么时候起,嫁给一个暴虐无道的将死之人竟成了福分?

要不是顾念父女亲情,她又怎么可能被送到别人床上丢了清白!

她逃出庄园大门,扑向门外停着的黑色迈巴赫,打开车门。

车的后座坐着一个男人,阴影遮住了他大半张脸,只能看得到他坚毅的下巴。

男人的眉头轻不可查的一皱,声线冷得像冰:“出去。”

“求你,帮帮我,带我走。”她伸手拉他的衣角。

可男人眼中却只有厌恶。

他冷冷抽回手臂,深邃如墨般的长眸寒凉如冷刃:“滚出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舒滟灵紧咬下唇:“只要你救我,我愿意嫁给你,我手里有鲸城百分之五十三的股份。”

鲸城。

整个京都最豪华高档且神秘的会所,一场酒宴的场地费最便宜都要六位数。

且一票难求,出入的人员非富即贵。

的确是个诱人的条件。

只可惜她来晚了一步,他昨晚刚经历了一场荒唐的仪式,很快就要和女方去领证!

“灵儿,你这一跑,把舒家置于何地!”舒远道在远处大喊,生怕这辆车下一秒就会开走。

以舒家的地位,若不是用了手段,怎可能攀得上顾家的高枝?

若舒滟灵跑了,顾家问责下来,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舒家?”男人的目光落了下来,“你是舒滟灵?”

“你认识我?”舒滟灵蹙眉,她印象里可没有这一号人物。

“呵。”男人轻笑一声,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车内,“不仅认识,还熟得很。”

下一瞬,车门落锁。

她顿了顿:“先生,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没有注意到,追她的人在看到这辆车后,纷纷停住了脚步,恭敬的站在两边。

“鲸城的股份,你打算给我多少?”男人问。

他的声线低沉悦耳,说这话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星亮如辰的双眸。

舒滟灵毫不犹豫的:“全部,前提是你娶我。”

她需要一个人立刻领证结婚,逃开这场荒唐的联姻!

“好,阿苏,去民政局。”

一直在驾驶位上的阿苏恭敬道:“是,先生。”

她深吸一口气,因为被灌了太多高浓度的酒,导致她昨晚酒精过敏的厉害。

今早倒是不过敏了,可宿醉后的头晕感还是让她难受的紧。

“去民政局之前能不能先送我去一趟医院?”

“先去领证,我怕舒小姐逃婚。”

“我不会逃的,我……”

“不巧,我昨晚刚经历一件荒谬的事。舒小姐应该能体谅我的心情吧。”他的语气不容置喙,眸底藏着的笑意带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宠溺。

“好,麻烦尽快。”

她靠在真皮座椅上,闭目忍耐。

她没有察觉到,身侧男人的目光。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不是什么特别的好日子,民政局领证的人寥寥无几,很快便办好了所有手续。

再次坐上车,舒滟灵攥着结婚证,这才得空看着证件上二人的名字,眸光却一寸一寸的变冷。

顾词?

靠!

他居然就是昨晚与她滚床单的人!

传闻顾家长孙暴虐无道,命不久矣,可舒滟灵回忆起昨晚刚经历的,怎么也无法将这两个词和男人联想在一起。

“阿苏,回庄园。”

还抱有一丝希望的舒滟灵在一瞬间破防。

随后男人压近,略带薄茧的手指抬起她精致的下巴,语气里满是戏谑:“我怎么不知道,我的小新娘竟还是鲸城的一把手?”

距离太近,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充斥着她的鼻腔。

跑了半天竟然主动送上了门!

太过着急摆脱顾家,又因为头晕的厉害,她竟没在领证前看看男方的姓名。

“我也不知道,传闻中身体极差,活不久的顾家长孙顾词竟是个猛兽。”

顾词眼神不变,食指滑过她光洁的脖颈,最终落在她锁骨处的吻痕上,手指来回摩挲。

隔着婚纱的薄纱面料,蹭得她心里像猫挠似的痒痒的。

她的好父亲给她灌的高浓度酒能醉倒一头牛!就算已经过去十几个小时,她依旧感觉身在云端!

“猛兽?”他低低的笑出了声。

“舒小姐昨晚也主动的很,一次又一次,索吻求欢,一夜未停。”

“……”

舒滟灵暗骂一声。

一口气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

她那是昏了头了!

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能被她强了不成?

就不知道推开她吗?

“离我远点。”她的手指越攥越紧。

“舒小姐这是要穿上裙子不认人了?”

“你明知道我昨晚是喝多了!”

“所以昨晚的一切,你忘了?”

“忘了!”

“砰——”

下一瞬,他的身子紧紧的压了过来。

强烈的压迫感顿袭,他的双唇就贴在她的唇边。

“你干嘛?”舒滟灵急了。

推搡。

挣扎。

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下,根本无济于事!

“帮你回忆回忆。”

舒滟灵慌忙扭开头,他的双唇轻轻的蹭过她的脸颊。

她双手紧紧抵在他的双肩上,狠狠地推开,却被他重重的压回,后背紧紧的贴在座椅上!

二人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一起。

隔着婚纱的布料,她几乎能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温度!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