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永夜龙王

第1章 你好意思

浩瀚的太平洋,一处不知名的小岛之上,平时这里无比安静,此时却变得无比热闹。

一架架私人飞机,这时正不断地落在小岛的飞机场上,而一个个平时器宇轩昂的大人物,从飞机里面不断的走出来,脸色中带着与其身份不相符的焦急与狂热。

如果有知情的人们看到,一定会大惊失色,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世界上响当当的大佬。

不是各国的皇室贵族,就是富豪排行榜上前五十的资本大鳄,或者是威压一方的雇佣兵首领……

今天他们之所以会齐聚在这个地方,是因为有一个男人,将要宣布归隐。

那个男人,就是亲手统一了整个地下世界的王者,尊名暗夜龙王。

此时,小岛上唯一的一栋石料建筑内,一阵阵凄厉的惨叫正在传来。

一个某国的王室子弟,正被人五花大绑,扔在宽敞的大厅之中,一张长满胡子的脸,现在变的血肉模糊。

“龙王,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知道错了……”那个大胡子求饶得到喊道,“我只是一时失言,我愿意用我所有的财富换取您的原谅……”

在整个大厅的最上方,有一年轻男子正襟危坐,脸上带着一个铁铸的面具,他就是今天的绝对主角,即将要归隐的暗夜龙王陈浮生。

而在暗夜龙王的旁边,还站着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中的男子,他就好像是龙王的一个影子。

“影子,送他走吧。”龙王淡淡道。

“是。”影子答应一声之后,缓缓的朝着大胡子走去。

“不要……不要……”大胡子看着影子走来,吓得浑身颤抖,乞求的说道,“龙王,我名下还有价值几十亿油田、有五星级大酒店,我全都给您……只要您放我一命就好……”

坐在上方的龙王淡淡一笑,戏谑的说道:“你觉得我缺钱吗?”

大胡子顿时一愣,是啊,作为统一地下世界的雄主,龙王会缺钱吗?

正在这时,先前从飞机上下来的各方大佬鱼贯而入,他们手中都拿着厚厚的文件。

“龙王,这是刚勘测到的一处油田,规模在五百亿美元以上,小小心意,请您一定要收下。”

“龙王,这是世界上唯一一所七星级酒店的转让书,请您过目。”

“龙王,这是十个砖石矿的归属证书,里面的砖石含量,抵得上全世界十年的消费量!”

那些大人物不断说着自己送给龙王的礼物,大胡子每听到一个,脸色就苍白一分。

可是这些价值连城的东西,却只换得龙王懒洋洋的一句话:“影子,收下吧。”

他说完之后,缓缓的走了下来,对着大胡子说道:“你以为你的那点钱,真的能入得了我的眼?”

十年来的不断征战,他早就积累了数不清的财富。现在钱财对于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数字罢了。

影子摆了摆手,立刻就有几道身影从暗处冲来,带走了毫无血色的大胡子。

昨夜他酒后失言,在大庭广众之下侮辱龙王,那下场就只有死亡。

龙王缓缓走向门口,那些权贵纷纷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来到大门口后,他伸手摘下面具,露出了一张略带苍白的脸。

影子在送走那些权贵之后,轻轻的走到龙王身边,恭敬的问道:“龙王,难道您真的要归隐?”

影子跟随龙王七年,龙王就是他的主心骨,现在突然要归隐,影子有些无所适从。

“这里的一切,我已经不感兴趣,我现在只想找到她,与其幸福一生。”

龙王露出一缕淡淡的微笑,眼神望着前方浩瀚的大海,记忆慢慢回到那年盛夏。

当时他被人算计,与家人走散之后,流落在青州街头。酷暑炙热,小男孩又饿又渴,差点中暑死在街头。

然而正在这时,一个女孩出现在他的身边,轻轻递给他一根绿豆棒冰。

男孩挣扎的睁开眼,只觉得眼前的小女孩仿若天使。

如果没有那根棒冰,或许男孩就死在了那个夏天,自然也不会有后面的故事……

“当时,我靠着那根棒冰活了下来,在青州努力的生存下去……”龙王从怀中拿出那根棒冰棍,感慨的说道,“最终,在茫茫人海之中,我又再次遇到了她……”

他们一起考入同一个大学,因为男孩的不断追求,最终二人走到了一起。

男孩名叫陈浮生。

女孩名叫苏蔷薇。

只不过在一次出去游玩过程中,一伙流氓突然过来骚扰,男孩为了保护女孩,失手致人重伤,最终被判入狱八年。

女孩那时流着眼泪,说一定会等他回来。

后来在狱中,男孩遇到了一个机会,得以出狱戴罪立功。

八年时间,大大小小数百战,最终成就暗夜龙王。

现在是时候回去了,想必她已经等了很久了吧。把一切都给她,是男孩最大的梦想。

“可是我们这些兄弟……”影子犹豫的问道。

“不是还有你吗?”龙王淡然一笑,“从现在开始,就由你来统御他们。”

……

青州,陈浮生站在一栋城郊别墅门口,左手拿着一个礼盒,里面装的是世界上大的粉钻,名叫“梦幻人生”,而右手上拿着的,却是一串普通的冰糖葫芦,这是苏蔷薇最喜欢的零食。

“我要吃最纯粹的冰糖葫芦,不是这些带着水果的冒牌货。”那天苏蔷薇不满的话语,还在林浮生耳边围绕。

然而正在他准备踏入苏家大门的时候,余光却看见两个身影,正朝着这边缓缓走来。

那是苏蔷薇的大姨和小姑,她们每个人脸上还带着笑容,仿佛遇到了什么喜事。

“大姨,小姑。”

陈浮生停下脚步,对着她们打招呼。

两个中年妇女眼神中露出迷茫,一时没有认出林浮生的身份,反应过来之后,脸色突然变得复杂起来。

大姨干笑着开口:“你是浮生吧……出狱了?”

“没错,蔷薇在家吗?”陈浮生笑着点头。

分别八年,他早就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自己的天使。

然而大姨脸色变了变,突然说道:“今天……恐怕不太方便,你改天再来吧?”

陈浮生皱起眉头,不太方便,难道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他没有疑惑太久,小姑直接开口说道:“刘姐,跟他废话什么,把实话说出来得了。”

小姑苏红早在八年前,陈浮生跟苏蔷薇刚谈恋爱的时候,就对林浮生颇为不满。

一个无父无母的穷小子,怎么配得上自己国色天香的侄女?

“我也不瞒你,今天蔷薇的男朋友第一次来我们家,你一个刚出狱的劳改犯,还是不要来凑热闹了。”苏红不屑的说道,“赶紧走吧,八年不见就拿一个糖葫芦做礼物,你还真好意思?”

男朋友?

陈浮生心里一惊,手中的糖葫芦悄然坠地。

“浮生,今天是真的有些不方便,你还是先回去吧。”

大姨刘琴心善一些,想到陈浮生入狱的原因,心里对他充满同情。

不过苏家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也不好评价。

而那个苏红,说话却干脆的多,直接不屑的说道:“你要是还念旧情,就离蔷薇越远越好,她现在并不想看到你。”

说完之后,还小声的骂了一句:“大喜的日子,看到一个劳改犯,还真是晦气!”

然而不管她们怎么说,叶浮生此刻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大步朝着苏家走去,想要亲口向苏蔷薇问清楚。

当初说的等他归来,为何会突然变了卦?

然而,还没等他进门,就被保镖给拦住了。

“我家少爷在里面,闲杂人等不许进入!”

陈浮生停下脚步,冷冷看了一眼保镖:“你们去向苏蔷薇说一声,就说陈浮生来了。”

目录
书架
手机
书页